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在外是董事长,在家是太太

作者:云檀更新时间:2019-10-09 22:46:05
  这天,萧潇走出电梯,地下停车场已有一辆跑车当着她的面呼啸离去。

  除了是唐婉,不会是别人了。

  “萧董,我总算是看出来了,你在这唐氏还真是步履维艰。”黄宛之从离去的跑车上收回视线,抬手拍了拍萧潇的肩,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C市的雨下了一天,外面阴湿冰凉,不是萧潇喜欢的季节,她在回山水居之前,特意去了一趟医院,半路上买了一束淡雅的花。

  把花插在花瓶里,她又站在床前看了母亲一会儿,她嘴上没说,但心里却在叹气,她在说:“知道吗?你和外公丢了一个烂摊子给我。煎”

  离开医院,不期然想起了医生的话,在她母亲是否能苏醒上,医生用了“未知”这个词汇,而萧潇也因为这个词汇,呼吸顿了顿。

  傅寒声也曾找医生前来C市会诊过母亲,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他曾顾虑她的情绪,告诉她只要有呼吸就还有希望戒。

  只要母亲还留有一口气,那就是希望。

  20年前,母亲放弃了她,但20年后,她选择挽留母亲,只因她们是母女,虽有怨恨,但毕竟是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请尽最大的努力救救她。”这是萧潇离开医院时,对医生说得最后一句话。

  ……

  这一天,傅寒声除了去一趟公司之外,几乎什么事也没有做,很早就回到了山水居,似是专门为了迎接萧潇回来。

  回到家,令傅寒声没想到的是,萧潇已回来多时。

  曾瑜说:“太太在视听室看电影。”

  傅寒声抿了唇,看来今天是在唐氏碰钉子了,别人不了解萧潇,但他了解,情绪不好时多是会放任自己逗留在视听室里看电影。

  又是《憨豆先生》?

  傅寒声脱下外套,曾瑜已眼明手快的接了过去,直接去视听室找萧潇,结果到了视听室,却发现屏幕上播放的不是《憨豆先生》,而是动画片《齐天大圣》。

  他本担心她,但这一刻却是忍不住笑了,早就说过,他娶得不是妻子,而是一个小孩子,他在门口不过才站了几秒而已,却已经在盘算家里是否应该再多购买一些动画片。

  画面里,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丹炉里练成了火眼金睛,手持金箍棒大闹天庭,一人完胜天兵天将……

  萧潇安静的看着,但目光却有些散,很显然她的注意力早就不在动画片上面了,她在想唐氏,想董事会,那么入神,以至于当她思绪回归时,看着室内多出来的那个人,差点受了惊。

  她太后知后觉了,方才发现傅寒声不知何时已经入了室,正站在沙发旁看着她,嘴角笑意温淡。

  “进来多久了?”萧潇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位置给他。

  “刚进来。”傅寒声在她身旁坐下,双臂环胸靠着沙发背,视线落在屏幕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董事会体谅我,默许我早点回来看动画片。”也算是开玩笑了,但傅寒声却笑不出来,他不曾参与,但可以想象这一天她都是怎么过来的,怕是没少遭受冷遇,但她不愿提,他也就不过问了。

  傅寒声把话题引到了动画片上,他问萧潇一个人看了多久动画片?

  算了算,萧潇说:“一个多小时吧!”

  “孙悟空大闹天宫,看了之后,有什么心得吗?”傅寒声转眸看她。

  “嗯?”

  “孙猴子遇事太冲动,你不能,越是这时候,越是要沉住气。”

  他声音很低,却温和的像是涟漪水波,一圈圈地包围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心口。

  萧潇望着他,视听室光线比较暗,但他的眼睛却仿佛散落着无尽的光辉,是温柔,是专注,似乎要把她吸进他的眼里一般。

  屏幕荧光忽明忽暗的射过来,他深幽的眼眸闪闪发光,揽着萧潇的肩:“在唐氏,你的悲喜我不管,但在家里,你是我太太,我不要我太太把什么事都埋在心里。”

  萧潇静静地看了他两眼,然后“哦”了一声,她继续看动画片,但微微扬起的眉角,嘴角的笑容却仿若栀子花开。

  “我的话很好笑?”他挑眉,却是柔情满怀,他爱极了她嘴角的那一抹笑,只要见上一眼,再如何糟糕的坏情绪也会一触即散。

  萧潇不答他的话,却伸出双臂抱住了他的手臂,头一歪,安静的枕在了他的肩上:“陪我看一会儿动画片。”

  傅寒声的情绪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了,私下相处,萧潇不是没有对他主动做出过亲昵之举,是之前那些亲昵之举远不及这一次更胜一筹,调皮岔开他的话之余又增添了几分机智,是娇媚,却雅致不俗,举止拿捏可谓是恰到好处。

  动画片不看了,他像抱孩子一样把她抱在了腿上,紧紧地圈在了怀里,他笑着要吻她,被她笑着避开了,他笑出声来,直接啃咬着她的脖颈,好像是在说:让你躲。

  萧潇不躲了,她被傅寒

  声抱在怀里,也被他含住了唇……

  ……

  四月上旬,萧潇在唐氏冷遇境况未歇,身为唐氏空握兵符,却无实权的董事长,她并没有委屈自己继续端坐冷板凳。

  4月5日,萧潇当着唐氏上下员工的面,高薪聘请张婧、谢雯、黄宛之出任唐氏金融团成员,此时三人作为空降兵,初来乍到,除了备受质疑不说,唐二爷更是亲自找萧潇谈过话:“阿妫——”

  “萧董。”萧潇站在办公室一角,那里保留着唐瑛开设的高尔夫小型模拟休闲区,说话间,她正拿着高尔夫球杆把球推打出去。

  唐二爷沉了心,吁了一口气,道了声:“萧董。”顿了一下,接着道:“唐氏向来是唯才选用,历年来选拔员工都是按照公司流程在运行,你就这么打破规矩,以后唐氏规矩还要不要守?”

  “规矩是死的,但人可是活的。”萧潇推杆出去,球入洞,张婧站在一旁重新拿了一只球交给萧潇,萧潇没接,她双手拄着球杆,淡淡地看了唐二爷一眼:“二爷,我身为唐氏董事长,难道我连聘请几个员工的权利都没有吗?”

  唐二爷眉头越皱越紧,但在唐氏毕竟还是忌惮萧潇的身份,再加上又有张婧等人在,再怎么恼,面子上也要过得去,再开口,语气温和了许多:“萧董,这次就算了,但你以后做事能不能事先跟我打声招呼,有关于公司流程,你还不了解,瑛子把唐氏交给你,但你还小,有些事切不可大意。”

  “二爷,事无巨细的讲给你听,怕是行不通。古有福临登帝位,多尔衮任摄政王辅政,虽有功绩,却被人诟病经年。福临之后是康熙,鳌拜辅佐小皇帝,却擅权自重,最后下场悲惨。”话说到这里,萧潇见唐二爷寒了脸,连忙笑着说:“当然,二爷不是鳌拜,也不是多尔衮,你真心把我当晚辈来看待,你对我的好,我全都一一记在心里。我无用,公司大小事全部都要仰仗二爷定夺,我们自家人不分彼此,怎么样都是好的,但旁人却隔云看月,难保不会有人误解二爷的好意,如果非议二爷在唐氏搞专权,那就是我的不对了。所以有些事,如果是在我的解决范围之内,我是万万不敢打扰二爷的。”

  “萧——”唐二爷眯着眼睛,被萧潇一番话堵岔了气,那个“董”字卡在喉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一身中式盘扣装的萧潇,在那一刻颇有唐奎仁的影子。

  在唐二爷的眼里,他弟弟唐奎仁也是常年一身中式装,亦正亦邪,眉眼冷漠,却不怒自威。

  唐二爷在看萧潇,萧潇也在看唐二爷,她就那么盯着唐二爷看了好一会儿,走到办公桌前,直接按了内线:“李秘书,帮副董送杯茶进来。”

  “不用了。”

  萧潇握着手机,淡淡回头,只看到唐二爷拄着手拐迈步离去的背影,她面无表情的放下电话。

  “接下来该怎么做?”黄宛之在一旁问。

  “该重组重组,该运作运作,不受唐氏影响。”

  唐二爷不知,就连整个董事会也不知,萧潇早在上个月就开始着手风险投资,利用个人资产,吩咐谢雯和黄宛之收购一些具备上市潜力的公司,有意经过重组或是严密运作就推它们上市,可也恰恰是这个决定,无形中也为唐氏经营进行了一次大洗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