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859章 杀机四伏

作者:一起成功更新时间:2019-10-09 22:42:36
  天色渐黑,却依然人声鼎沸。

  楚天在警察冲过来之前离开是非之地,不过他还是给一头破血流的留学生留了一号码,让他有什么事打自己电话,这年头有血性的汉子不多了,楚天不能让他们为他的大打出手而招惹上麻烦。

  离开情况复杂的是非之地后,楚天立刻让风无情转向红灯区,在车队渐渐行驶中,楚天见到不少头上扎着红丸白巾的东瀛男女赶往事发地,手中扛着横幅旗帜,正在诧异中却听到风无情开口:“十万人大游行!”

  风无情把一平板电脑递给楚天,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少帅,东瀛这几天正捏着搞十万人大游行,咱们刚才扫掉的机场广场就是一聚合点,东瀛接下来三天都会四处游行,有得折腾。”

  楚天拿过电脑扫视新闻一看,随后冷笑一声:“铃木集团捐出两千万日元支持游行?更愿意重金购岛赠送东瀛政府?奶奶的!这次游行想不到还是铃木老头支持!看来这次要把他顺手干掉。”

  “铃木是东瀛最大资本家之一。”

  因为樱明和美而对东瀛有所研究的风无情开口:“作为东瀛政府扶持起来的民间代言人,他总是需要出来振臂一呼,何况天朝境内打砸铃木产业让老头发怒,所以他需要摆出姿态威慑天朝。”

  “威慑天朝?”

  楚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讥嘲,随后就不置可否的出声:“铃木老头也未免高估自己了,先不说他对天朝影响不大,就算关系错综复杂此刻也没有用,天朝政府不会为它而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接着他又轻轻一笑:“咱们这次来东瀛真没来错!跟蒋胜利谈判过后,咱们顺手把这右翼分子干掉!免得他每年都去靖国神社晃荡,无情,明天想法联系一下小铃木,我要抽个时间见见他。”

  “我想他肯定格外需要我指点,如何毒死老铃木。”

  风无情点点头:“明白!”

  车子很快开到红灯区,楚天踏在歌舞伎町区域,就觉得这里繁华的简直是如同夜市一般。这里不仅有歌舞伎,还有很多衍射的产业,比如电影院,酒吧,风俗店,夜总会,旅馆,零售商店等等。

  在街边游逛的全是穿着奇装异服,染着青色红色黄色头的男男女女的年轻人,这些青年有的聚集在街上角落糜烂的吸着白粉,有的两个人肆无忌惮抱在一起亲吻,甚至还有两个男的搂在一起。

  楚天好奇的扫过一眼,结果染着一头金发的男青年抬起头来,就对着楚天吼了一句模糊不清的东瀛语,还嚣张地睁着迷离眼睛对楚天竖起中指,楚天止不住叹息一声:“还真是糜烂的国度。”

  樱花座!

  楚天一推脸上的黑框眼睛走了过去,这是类似酒吧但节目更多的香艳场所,楚天刚刚靠近,两名穿着的东瀛女子就非常礼貌的拉开大门,一边鞠躬一边请客人进来:“欢迎光临樱花座。”

  楚天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意,只是走进去的时候淡淡丢下两句:“你们不要给我鞠躬,我是天朝人,受不了你们这种笑里藏刀的假客套。”说完不管两个面带惊愕的东瀛女子就径直走进去了。

  “八嘎!”

  一女反应了过来,眼里露出愤怒和杀气。

  下一秒,她退后几步拿起了对讲机,汇报楚天的跋扈!楚天刚一走进樱花座,就看到了传说中糜烂的一幕场景,中间一个偌大舞池,炫目灯光不停地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震的人心律不齐。

  舞池里穿着的男男女女,在忘情的摇晃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闭着眼睛互相热吻抚摸,做着极尽的动作,在舞池周边,有一些看起来还没成年的男女,聚在一起吸着袅袅上升的白烟。

  神情陶醉。

  还有几个东瀛男子对着一个喝醉的妖艳女子上下其手,手都伸到里面去了,还有男子拉着不知道是嗑药嗑多还是喝酒喝多,迷迷糊糊的女子就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显然是要做苟且之事。

  整个舞厅都充斥着一股纸醉金迷的糜烂味道。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楚天捏过一杯清酒发出一声长叹,从他进来就不停有穿着的女人投来魅惑的眼神,甚至还有女郎从旁边走过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轻轻碰触了一下楚天的身体,荷尔蒙气息凶猛的四处涌动。

  “少帅,老蒋会来吗?”

  风无情环视了四周一眼,脸上划过一抹苦笑:“这种牛鬼蛇神聚集之地,不仅糜烂堕落,还藏有无数不可预料的危险,以蒋胜利为人和小心,他不太可能过来啊,或许我们应该换其它地方。”

  最重要,他是担心楚天的安全。

  “不用了!这地方非常不错。”

  楚天把酒杯抛在一张桌子上,随后神情平静的捏起酒水单,最后手指一点上面的套餐:“包一个最豪华最奢侈的厢房,再要一个最昂贵的女体盛,老蒋来一踏东京不容易,要让他享受一下。”

  “我想看看他是否坐怀不乱啊。”

  风无情一愣,最终点头应道:“好!”

  价值八十八万日元的包厢,装修绝对够奢华够辉煌,但是却也在富贵之中透露出一份高雅,当蒋胜利领着六名亲信走进包房的时候,楚天已经坐在其中了,面前一位东瀛女子正细心的倒着酒。

  清酒从壶嘴流出,滚滚的冒着冷气。

  “蒋先生,好久不见,欢迎欢迎!”

  楚天一如既往地朴实打扮,只是将黑框眼镜收了起来,随后在爽朗笑声中长身而起,举步走向一身白色唐装的蒋胜利,老人也是相似的沉静和和蔼,在跟楚天轻轻拥抱时,也发出了一声长笑:“少帅,你还是风采依然啊,久等了吧?”

  少帅两字一出,风无情敏锐捕捉到倒酒女子身躯一震,虽然她很快就恢复平静,但手指已经不经意抖动起来,显然没想到眼前年轻人就是少帅,风无情玩味地扫过她一眼,怀中匕首悄悄攒紧。

  “蒋先生,对这地方还满意吧?”

  楚天一边搀扶着蒋胜利落座在榻榻米,一边意味深长的向他笑问,同时扫过老蒋身后六名亲信,楚天看得出来,这些保镖都具有相似的军人气质,想必随便挑出任何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刀枪高手。

  其中一人更让楚天目光多停留了两秒,那就是最靠近蒋胜利的一名独臂男子,人长得高大魁梧,五官深刻,斧削刀到一般,特别是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他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狼孩极为相似。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他似乎发现楚天在打量他,所以不着痕迹的回瞥了一眼,两道目光宛如实质般相交,随后独臂人又识趣地收回眼神,因为他清楚自己不是楚天的对手,而且蒋胜利也告知此次谈判绝不能动手。

  “地方无所谓,少帅赏脸才为王道。”

  蒋胜利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笑意,随后在榻榻米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道:“这地方虽然喧杂了一点,不过越是混乱的地方就越适合谈判,因为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谈判内容,只会认为那是酒后胡言。”

  “蒋先生喜欢就好。”

  楚天大笑了起来,伸手把一杯清酒推了过去:“其实我选这个地方倒没有太大深意,而是听说这里的女体盛最有名,我想蒋先生虽然享受过不少人间佳肴,但在少女的处子身上吃肉喝酒……”

  “应该还没有试过吧?”天色渐黑,却依然人声鼎沸。

  楚天在警察冲过来之前离开是非之地,不过他还是给一头破血流的留学生留了一号码,让他有什么事打自己电话,这年头有血性的汉子不多了,楚天不能让他们为他的大打出手而招惹上麻烦。

  离开情况复杂的是非之地后,楚天立刻让风无情转向红灯区,在车队渐渐行驶中,楚天见到不少头上扎着红丸白巾的东瀛男女赶往事发地,手中扛着横幅旗帜,正在诧异中却听到风无情开口:“十万人大游行!”

  风无情把一平板电脑递给楚天,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少帅,东瀛这几天正捏着搞十万人大游行,咱们刚才扫掉的机场广场就是一聚合点,东瀛接下来三天都会四处游行,有得折腾。”

  楚天拿过电脑扫视新闻一看,随后冷笑一声:“铃木集团捐出两千万日元支持游行?更愿意重金购岛赠送东瀛政府?奶奶的!这次游行想不到还是铃木老头支持!看来这次要把他顺手干掉。”

  “铃木是东瀛最大资本家之一。”

  因为樱明和美而对东瀛有所研究的风无情开口:“作为东瀛政府扶持起来的民间代言人,他总是需要出来振臂一呼,何况天朝境内打砸铃木产业让老头发怒,所以他需要摆出姿态威慑天朝。”

  “威慑天朝?”

  楚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讥嘲,随后就不置可否的出声:“铃木老头也未免高估自己了,先不说他对天朝影响不大,就算关系错综复杂此刻也没有用,天朝政府不会为它而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接着他又轻轻一笑:“咱们这次来东瀛真没来错!跟蒋胜利谈判过后,咱们顺手把这右翼分子干掉!免得他每年都去靖国神社晃荡,无情,明天想法联系一下小铃木,我要抽个时间见见他。”

  “我想他肯定格外需要我指点,如何毒死老铃木。”

  风无情点点头:“明白!”

  车子很快开到红灯区,楚天踏在歌舞伎町区域,就觉得这里繁华的简直是如同夜市一般。这里不仅有歌舞伎,还有很多衍射的产业,比如电影院,酒吧,风俗店,夜总会,旅馆,零售商店等等。

  在街边游逛的全是穿着奇装异服,染着青色红色黄色头的男男女女的年轻人,这些青年有的聚集在街上角落糜烂的吸着白粉,有的两个人肆无忌惮抱在一起亲吻,甚至还有两个男的搂在一起。

  楚天好奇的扫过一眼,结果染着一头金发的男青年抬起头来,就对着楚天吼了一句模糊不清的东瀛语,还嚣张地睁着迷离眼睛对楚天竖起中指,楚天止不住叹息一声:“还真是糜烂的国度。”

  樱花座!

  楚天一推脸上的黑框眼睛走了过去,这是类似酒吧但节目更多的香艳场所,楚天刚刚靠近,两名穿着的东瀛女子就非常礼貌的拉开大门,一边鞠躬一边请客人进来:“欢迎光临樱花座。”

  楚天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意,只是走进去的时候淡淡丢下两句:“你们不要给我鞠躬,我是天朝人,受不了你们这种笑里藏刀的假客套。”说完不管两个面带惊愕的东瀛女子就径直走进去了。

  “八嘎!”

  一女反应了过来,眼里露出愤怒和杀气。

  下一秒,她退后几步拿起了对讲机,汇报楚天的跋扈!楚天刚一走进樱花座,就看到了传说中糜烂的一幕场景,中间一个偌大舞池,炫目灯光不停地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震的人心律不齐。

  舞池里穿着的男男女女,在忘情的摇晃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闭着眼睛互相热吻抚摸,做着极尽的动作,在舞池周边,有一些看起来还没成年的男女,聚在一起吸着袅袅上升的白烟。

  神情陶醉。

  还有几个东瀛男子对着一个喝醉的妖艳女子上下其手,手都伸到里面去了,还有男子拉着不知道是嗑药嗑多还是喝酒喝多,迷迷糊糊的女子就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显然是要做苟且之事。

  整个舞厅都充斥着一股纸醉金迷的糜烂味道。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楚天捏过一杯清酒发出一声长叹,从他进来就不停有穿着的女人投来魅惑的眼神,甚至还有女郎从旁边走过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轻轻碰触了一下楚天的身体,荷尔蒙气息凶猛的四处涌动。

  “少帅,老蒋会来吗?”

  风无情环视了四周一眼,脸上划过一抹苦笑:“这种牛鬼蛇神聚集之地,不仅糜烂堕落,还藏有无数不可预料的危险,以蒋胜利为人和小心,他不太可能过来啊,或许我们应该换其它地方。”

  最重要,他是担心楚天的安全。

  “不用了!这地方非常不错。”

  楚天把酒杯抛在一张桌子上,随后神情平静的捏起酒水单,最后手指一点上面的套餐:“包一个最豪华最奢侈的厢房,再要一个最昂贵的女体盛,老蒋来一踏东京不容易,要让他享受一下。”

  “我想看看他是否坐怀不乱啊。”

  风无情一愣,最终点头应道:“好!”

  价值八十八万日元的包厢,装修绝对够奢华够辉煌,但是却也在富贵之中透露出一份高雅,当蒋胜利领着六名亲信走进包房的时候,楚天已经坐在其中了,面前一位东瀛女子正细心的倒着酒。

  清酒从壶嘴流出,滚滚的冒着冷气。

  “蒋先生,好久不见,欢迎欢迎!”

  楚天一如既往地朴实打扮,只是将黑框眼镜收了起来,随后在爽朗笑声中长身而起,举步走向一身白色唐装的蒋胜利,老人也是相似的沉静和和蔼,在跟楚天轻轻拥抱时,也发出了一声长笑:“少帅,你还是风采依然啊,久等了吧?”

  少帅两字一出,风无情敏锐捕捉到倒酒女子身躯一震,虽然她很快就恢复平静,但手指已经不经意抖动起来,显然没想到眼前年轻人就是少帅,风无情玩味地扫过她一眼,怀中匕首悄悄攒紧。

  “蒋先生,对这地方还满意吧?”

  楚天一边搀扶着蒋胜利落座在榻榻米,一边意味深长的向他笑问,同时扫过老蒋身后六名亲信,楚天看得出来,这些保镖都具有相似的军人气质,想必随便挑出任何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刀枪高手。

  其中一人更让楚天目光多停留了两秒,那就是最靠近蒋胜利的一名独臂男子,人长得高大魁梧,五官深刻,斧削刀到一般,特别是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他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狼孩极为相似。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他似乎发现楚天在打量他,所以不着痕迹的回瞥了一眼,两道目光宛如实质般相交,随后独臂人又识趣地收回眼神,因为他清楚自己不是楚天的对手,而且蒋胜利也告知此次谈判绝不能动手。

  “地方无所谓,少帅赏脸才为王道。”

  蒋胜利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笑意,随后在榻榻米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道:“这地方虽然喧杂了一点,不过越是混乱的地方就越适合谈判,因为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谈判内容,只会认为那是酒后胡言。”

  “蒋先生喜欢就好。”

  楚天大笑了起来,伸手把一杯清酒推了过去:“其实我选这个地方倒没有太大深意,而是听说这里的女体盛最有名,我想蒋先生虽然享受过不少人间佳肴,但在少女的处子身上吃肉喝酒……”

  “应该还没有试过吧?”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2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