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十八章 交代

作者:希行更新时间:2019-07-12 03:05:35
  过年村里亲戚来往,能骑驴来就已经是很不错的,这样的马车可是没见过,不知是谁家的亲戚。

  李大勺夫妇怔怔看着,马车停在自己家的门前。

  赶车的人掀开帘子,一个穿着过年喜庆鲜亮衣裙的女子下来。

  荒枯的冬日村门外,就好似一副白宣纸上被人陡然浓墨一笔,李大勺夫妇的视线里顿时鲜活起来。

  婢女左右看,似乎在确定什么。

  问路打听人的吧?

  李大勺夫妇怔怔想着,然后就见婢女看向他们,展开了笑容。

  “我差点以为记错了呢。”婢女笑道走进门来,施礼,“嫂嫂还记得我吧?”

  自然记得,跟恩公一起来过的,还请了大夫的那个婢女姐姐,如此恩义,怎敢忘。

  李大勺夫妇忙站起来。

  “你,你是个跟那个郎君来过的姐姐…”妇人忙说道。

  婢女点点头,一面将手里的礼盒递过来。

  李大勺夫妇摆手不接。

  “怎敢,怎敢。”他们不安说道。

  “还在正月,大过年的走动,怎能空手啊。”婢女笑道,将礼盒放下。

  李大勺夫妇惶惶不知道说什么,愣了一愣,才忙让座,又觉得没地方坐。

  “不用了坐了,我今日来,是受人托想要请大哥帮个忙呢。”婢女说道。

  “能,能,姐姐只管开口。”李大勺忙点头。

  那位郎君熟识的人,绝不会是坏人。再说,他们已经这样了,谁还会害他们。

  “我家认识的几个朋友想要在京城落脚,所以正好看到那神仙居出售。便盘下来了。”婢女说道。

  李大勺夫妇很是惊讶。

  “那是你们盘下来的?”他们齐声问道。

  婢女一笑。

  “不是我们,是我认识的人,是外地人,才从西北挣了点钱回来,弟兄几个,也没什么生计,就像盘个店糊口。”她笑道。

  李大勺夫妇哦了声,不过,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托我请个厨子。我就想到大哥了。听韩郎君说大哥以前是厨子。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去掌灶?”婢女笑问道。

  李大勺夫妇怔住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家中愁生计,竟然有人找上门给活做。

  韩郎君…….

  所以,这还是那位韩郎君给他们的相助。要不然去哪里招不到厨子呢?

  “多谢。”李大勺夫妇颤声说道,眼圈微微发红,忙忙的施礼。

  真是遇到贵人了,他们如何相报才好啊。

  婢女搓着手迈进家门时,天又下了起了雪。

  屋子里传来女童的说话声。

  “……真可惜姐姐你病了,没看到十五花灯,我和爷爷一起去看了,可热闹了……”

  门外的丫头见婢女过来,忙恭敬的拉开门。

  屋内陈丹娘正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花灯。

  “…你看,我特意给你买的。好不好?”她说道。

  程娇娘点点头说声好。

  婢女上前接过。

  “真的挺好啊。”她也赞叹道。

  一旁的仆妇提醒陈丹娘该走了,陈丹娘有些不舍,但还是记着家人的嘱咐,起身告退。

  “姐姐好了,去我家玩。”她说道。

  “我已经好了,请不要记挂。”程娇娘说道。

  婢女亲自把她们送出去,看着马车走了,才回转。

  “娘子,我去看过了,都办好了。”她坐下来含笑说道,“郎君他们已经搬过去住了。”

  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啐了声。

  “那窦七真是过分,将店里收拾的一干二净,恨不得把柱子都拆走呢。”她说道。

  程娇娘弯了弯嘴角。

  “不足为怪。”她说道。

  “匠人已经按着娘子的要求开始修整了,三郎君说,二月十五差不多就好了。”婢女说道。

  程娇娘点点头。

  “李大勺也同意了,我没有跟去,想必他自己此时已经去见郎君他们了。”婢女说道。

  “要如何做,你跟三郎君都交代好了?”程娇娘问道。

  婢女应声是。

  “按娘子说的都交代了。”她含笑说道。

  日近傍晚时,大路上一队人马疾驰,为首的两匹马勒住,看着路边似有些意外。

  “真是奇怪了,醉凤楼不是在这里吗?”一个问道,看着一旁空无一人,只开着一扇门的食肆。

  没有炊烟,没有热闹的人群,冷冷清清的孤立。

  “关门啦。”路旁牵牛而过的一个老汉听见了大声说道。

  “关门了?”马上的人更惊讶。

  “搬进京城里去了,发大财了。”老汉说道,一面打量这群人,“有你们这帮富贵食客,不发财都难啊。”

  他低声感叹,又羡慕又嫉妒,牵着牛摇头晃脑的走开了。

  原来如此,两人调转马头。

  “郡王。”他们奔回去,在一辆马车前停下,说道,“醉凤楼已经关门了。”

  “那就不停了,直接进城吧。”

  车内传出少年的清朗声音。

  官路上人马疾驰而过,荡起一片雪雾。

  徐棒槌从门里站出来,打量四周,看着远去的一队人马。

  “要说这里,位置还不错,过往的人不少。”他说道。

  李大勺紧跟着走出来,闻言忙点头。

  “是啊,是啊,虽然说离京城近了些,看上去远近都不合适,但客源还是不错的。”他说道,虽然还带着病后的虚弱,但精神已经好多了。

  “更要紧的是菜肴好。”徐茂修说道,看着李大勺笑,“如此,以后就有劳李大厨你了,我们兄弟可是不懂这个的。”

  李大勺带着几分惶恐忙施礼说不敢。

  “东家,我必然要尽心尽力而为。”他说道。

  徐茂修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说来有些惭愧。”他忽的说道。

  还有事?

  今天一天的意外事真是不少啊。

  “东家客气了,只管说便是。”他恭敬的说道。

  徐茂修却没有开口说道,而是指了指一旁的大厅。

  “来,我们坐下说。”他说道。

  李大勺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妇人抱着孩子正等的脖子都长了。

  “怎么样?是真的吗?”她急急问道。

  “韩恩人介绍的,怎么会是假的?”李大勺说道,一面伸手接过孩子,“你快去做饭吧,吃过饭再说。”

  妇人不再多言,忙去做了饭,曾经李家的条件在村里算是好的,但一场病,再加上没了工做,如今的日子实在是艰难,端上饭桌的只是两碗索饼汤。

  如同所有人家一样,妇人没资格上桌,等着丈夫和婆婆吃完了,自己喂完了孩子,匆匆在厨房吃了一口。

  “到底怎么样?是什么人?真的要开食肆吗?”她收拾完进屋忙问道。

  李大勺坐在油灯下,正看着手里的纸。

  “这是,文书吗?”妇人问道。

  李大勺点点头。

  “有行会的印鉴。”他说道。

  妇人大喜,合手念佛。

  “不过,我看那几个人,也不像是开食肆的料。”李大勺摇头说道,“倒像是军汉。”

  “也说不定呢,那姐姐不是说是西北回来的。”妇人说道,取过针线开始缝补,“他们买了食肆,真心经营,你把饭菜做好了就好了。”

  李大勺点点头。

  “什么时候开张?”妇人放下心事,只觉得日子又有了盼头,飞针走线也轻松了很多。

  “正修整呢,半个月就好。”李大勺说道,“带着我看了,可是下了功夫了,都换了新的,屋子里都是花纹,也不知道什么花,一个房间一个花样呢,特别的好。”

  妇人更放心了。

  屋子里沉默一刻,妇人抬起头,见男人还看着手里的契约。

  “还看什么看,你又不识字。”她笑道,“文书念得你都记住了吗?”

  “不是,这个不是给我的。”李大勺说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