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V007】三个宝贝蛋(一)

作者:偏方方更新时间:2019-07-12 03:07:27
  俞婉掀开被子,借着稀薄的月光一瞧,居然是三个呼呼大睡的小奶包!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会躺在她的被子里?

  俞婉的第一反应是,燕九朝回来了?

  很快,俞婉为自己在心底的措辞摇了摇头,隔壁又不真是燕九朝的家,她怎么会用了“回来”这样的字眼?弄得像是自己在等他回来似的。

  保险起见,俞婉仍是披了衣裳,去隔壁走了一趟。

  然而后门的锁丝毫没有动过,前门也从里头插着门闩。

  俞婉纳闷地挑挑眉,那家伙是没回来,还是回来又走了?

  总不会是三个小奶包自己长者翅膀飞到她床上的。

  俞婉当然猜不到三小只是自家娘亲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从颜夫人手里抢过来的。

  俞婉一头雾水地回了屋。

  白小姐都说了,燕九朝就是个疯子,疯子做事不能以常理来论断,因此大半夜让护卫把儿子扔她床上什么的,别人做不出来的,才偏偏像是他会做的。

  俞婉没去纠结燕九朝的动机,毕竟世上最蠢的两件事,一是与傻瓜论长短,二是与疯子猜动机。

  俞婉拉开被子上了床。

  三个小家伙睡得香甜,一个横着,一个竖着,还一个小屁股怼着墙,小短腿儿高高地翘在墙上。

  怎么能睡个觉都这么可爱?

  俞婉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来。

  虽相处的时日不长,但她已经能准确地辨认三个小家伙了,小屁股怼着墙的是大宝,他长得最壮,当然也是相对两个弟弟而言,总体来说三人都不算结实,尤其几日不见,不知是不是俞婉的错觉,总感觉三人又瘦了。

  横着的是二宝,他头顶有两个璇,另外一个是小宝,小宝的手里总拽着一样东西,眼下没得拽,他便索性抓了二宝的脚丫子,只差没往嘴里塞了。

  床不大,但俞婉觉得,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再来三个她也装得下!

  俞婉把三人摆好,盖上被子,侧身睡在最外侧,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老天爷真是太不长眼了,颜如玉那么讨厌的女人,怎么会生出这么无敌可爱的孩子?

  俞婉无法把对颜如玉的厌恶加注到几个孩子身上,这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俞婉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揉了揉几个孩子的小脑袋,闭上眼甜甜地睡了。

  俞婉一夜好梦,颜如玉这边却彻夜无眠,原因无他,在继输掉大比与失去杜娘子后,她又被告知她娘出了事。

  她马不停蹄地赶回颜府,颜夫人已被护卫与丫鬟抬回了自个儿别院,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几个儿子、儿媳守在一旁,儿媳们哭成一片,丫鬟们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人了!

  颜夫人当然没死,不过却生不如死,她被揍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屁股被磨破一层皮,趴着脸疼,躺着屁股疼,侧着浑身哪哪儿都疼。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颜夫人受了伤,可好歹让人抬回来了,马车上的三个小公子却是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飞了!

  丫鬟护卫们跪了一地。

  颜如玉快要气死了,才说自己是走了什么神仙好运,转头来,就被啪啪啪地打了脸。

  “你们是怎么当差的?!好好的两个大活人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你们还有脸回来吗!”

  下人们委屈啊,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是进客栈搬了趟行李的功夫,出来马车就空了。

  丫鬟们倒是在马车上,可惜全都晕了,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颜夫人怒不可遏道:“一个两个都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出去找!找不到小公子,你们全都提头来见!”

  ……

  颜府鸡飞狗跳了一整夜,俞婉一觉睡到饱,醒来先看了看身旁的三个小奶包。

  三人已经醒了,正跪着趴在床上,小屁股撅得高高的,身子缩成小团团,小手羞羞地捂住小脸。

  哎哟。

  俞婉一睁眼便看到这萌死人的一幕,小心脏险些受不住,快要当场化掉了。

  颜如玉每天早上也是这么小家伙被萌醒的吗?真是嫉妒死她了!

  “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俞婉担心几个小家伙把自己捂坏了,忙将三人的身子扳了过来。

  三人睁大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

  俞婉又被狠狠地萌了一把,忍不住在三人的脑门儿上挨个亲了一下。

  三人羞得原地乱撞!

  俞婉一大早的心情都变美了,情不自禁地扬起唇角,给三个小家伙穿了衣裳,正犹豫着怎么向姜氏解释“燕九朝将孩子扔来不管”的事,就见小铁蛋自姜氏屋里哒哒哒地跑了出来:“小弟弟!你们醒啦!”

  等等,小铁蛋怎么知道他们昨晚睡在这儿?

  小铁蛋摊手道:“阿姐你回来得太晚,我都没等到你,忘记和你说了,小弟弟好可怜啊,和家人走散了,走到我们的马车上了!”

  昨日姜氏突然下车,全车人都去找她了,她比任何人都先回来,等到俞松拉着小铁蛋上车时,三个小家伙已经乖乖地坐上去了。

  俞婉眯了眯眼,唰的看向病歪歪走出来的姜氏:“阿娘——”

  姜氏无辜道:“是他们自己上来的。”

  她把人放在地上,确实是他们自己爬上去的嘛!

  只是上去前,是被她拐来的,可你们又没问,对吧?

  所以她误会燕九朝了?几个小家伙不是他送来的,是自己与颜家人走散了?

  就在俞婉百思不得其解时,秦爷身边的小六子上门了。

  小六子道:“俞姑娘,大比有变动,鲍神厨那头出了点儿状况,今日来不了了。”

  “鲍神厨怎么了?”俞婉问。

  小六子叹道:“他不是一直在寻找他儿子的下落吗?据说今早发现线索了,他赶过去了。”

  若换做别人,就该被视为弃赛了,可对方是鲍神厨,这件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而且。”小六子说,“大家伙儿都想知道把杜娘子击败的人是谁?”

  杜娘子那么骄傲的女人,竟在尝过大伯的菜式后含泪认输,消息一经传出,全京城都炸了锅。

  “也好。”俞婉点头。

  小六子一愣:“俞姑娘不生气?”

  俞婉含笑说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比起直接宣布得了第一,我想,大伯更想要的是真真正正地与鲍神厨切磋一场,否则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自己是不是有胜过鲍神厨的希望。”

  小六子感慨:“秦爷说的没错,俞姑娘果真不是寻常女子。”

  俞婉又道:“你也去问问我大伯的意思吧。”

  小六子来时便问过了,他的话与俞婉的几乎一样,宁可输掉,也不要不比就赢了,鲍神厨需要多久,他们都等着。

  这一家人真是太有骨气了,小六子钦佩地拱了拱手,回去向秦爷复命了。

  今日不用大比也好,大伯辛劳两日,腿疼得难以站立,不如趁此机会,带大伯去京城治治腿。

  只是这几个小家伙——

  俞婉为难地看着坐在姜氏屋里的三小只,正犹豫着要把他们怎么办时,又一辆马车停在了自家门口。

  “是秦爷还有什么事吗?”俞婉以为是小六子回来了,可出门一瞧,却是多日不见的……许公子。

  燕怀璟没戴斗笠,露出了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浓眉斜飞入鬓,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睛,鼻梁高挺,薄唇轻抿着,下巴光洁而精致。

  怎么古代的男人都这么好看的吗?

  若是没有燕九朝珠玉在前,这无疑是一张能令所有女人神魂颠倒的脸,可惜了,她不仅见过燕九朝,还自带了三个酷似燕九朝的小奶包,所以燕怀璟的英俊落在她眼中,已并不足以让她失态了。

  但是,是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他与燕九朝有点儿像?

  “俞姑娘。”燕怀璟神色从容地打了招呼,“我脸上有什么吗?”

  俞婉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没有,头一回目睹许公子真容,正在想究竟是谁呢。”

  许公子,她果真不认识他,那日她脱口而出的“燕”,果真是燕九朝的燕。

  燕怀璟的目光凝了凝。

  俞婉看向他身后的马车道:“许公子是来复诊的吗?”

  车内的小胖球黑着脸地抬起头,望向按住它的君长安。

  现在可以把你的脏手拿开了吧!

  燕怀璟道:“没错,前些日子家父身体不适,我从旁侍疾,耽搁复诊了。”

  君长安松了手。

  小胖球嗖的跳了下来,蹦进俞婉怀里。

  “咦?它的毛怎么还没长出来?”俞婉抚摸着小胖球后背的斑秃问。

  小胖球委屈。

  长了,又蹭掉了。

  在救俞婉时,蠢兮兮地怼门怼掉的。

  车内,君长安笑了一声。

  笑个毛,老子迟早咬死你!

  小胖球黑着脸,被俞婉抱去了堂屋。

  燕怀璟也跟了进来,恰巧此时,三个小奶包打姜氏屋里出来了,他一眼看见了他们,神色就是一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