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十二章 心累

作者:运河畔更新时间:2019-06-16 14:02:27
  我反手把谷神镜收进了怀里。

  “你现在不把里面的粮食收割出来吗?”林可雅拿起了那卷道书,瞥眼看着我把地面上刚刚倾倒出来的东西重新装回储物袋,有些挪邪道。

  我拍拍手,无所谓道:“不急不急。现在我有这些粮食在手,有些事情也开始着手去布置了。”

  “什么事情?”林可雅打开那卷道书,才读了一页,就惊得抬起头来,吃惊喊道:“观水,这上面的注释是你写的?”

  我摸摸鼻子。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现在下面有一百二十四个练气修士,里面却只有不到三十人原来在附近几个峰头上正经进修过,剩下的都是各路散修。现在粮食不愁,正好可以给他们派一些任务,选一些人,淘汰一些人。我想从下面选出一些得力的人,把队伍整顿一下。很多规矩现在都要开始弄了。”

  什么叫“王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了。

  果然是把对面的女人气个半死。

  “不要说这些不相关的,陈观水!我问你的是这本道书上面的注释是你写的吗?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可以了。”林可雅有种无语中的烦躁。刚才她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我写的注释非常的精妙,有点超出她预期的那种精妙。但这也是她烦躁的根源,有些让她想打人。

  “陈观水,你知道不知道,绝对不要随便在别人的道书上面乱写字?你让我是看他的文字,还是看你的文字,还是两个一起看?”没错,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林可雅想看的是那个金丹真人的已经成功结成金丹的道法,而不是我陈观水的猜测。我猜测的越精妙,对林可雅来说就越糟糕,也越容易在阅读领悟修炼的时候被带下坑去。

  毕竟,修士之间的灵根不同,找到的根本灵气不同,筑基选择的根本符文法阵不同,导致的后续道路就千差万别。更不要说修士之间的心性不同,选择不同,逻辑不同,判断不同。同一条路上的风景都能有千百种不同的感叹,那针对同一本道书引申出来的感悟自然也是不同。现在看了陈观水的精妙推演,即使心里全然不放在心上,难道自己去操作的时候就不受影响了?

  做梦!

  “林师姐,我写的不好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特别推演过的,你可不要把它当成是我随手写的东西。”我温和的笑着,看着她的烦躁。

  “就你?”

  “自然是我。”我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下地,直感觉自己终于是活了过来。前面那么多天,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一场战斗接着一场战斗,从南方沼泽一路北上,我一直都没有停歇过,榨干净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精力。现在,我终于是有了一份从容的资本,所以我就调戏起眼前的女人来。

  是的,没错,就是调戏。我又吃不到她,也吃不下她,难道调戏也不能了么?

  林可雅还是很耐看的一个美女。上个世界里,我就很喜欢看维多利亚的秘密,喜欢看那些维秘超模的写真。尤其是喜欢那种高挑,肉感,大气,开朗,自信,昂扬,骄傲。

  以前的林可雅就是我心目里面的一个很符合这种期望的类型。

  虽然我不会表现出来,但是拥有金手指空间,我又怎么可能不放浪。只是一秒钟,我就可以在金手指空间里重塑一个全息3d模拟的“林可雅”。然后给她穿上各种各样的比基尼,配上各种各样的游艇、沙滩、雪山、竹楼、战场、古堡、皇宫,甚至是为她提供上天下地所有我能想到的武器做道具,所有怪兽做陪衬,所有奇情奇景做烘托。

  曾经的她,曾经站在红龙额头,飞过雪山;曾经的她,挥舞大剑,斩下深渊解放者的头颅;曾经的她,驾驶一艘飞船,撞进外星巨舰;曾经的她,倾倒烧杯,溶解浴池里被捆绑的可怜的杀人魔头。却不是刚才我看见的那种,会跪下叩首的样子。

  我不喜欢那个样子的林可雅,所以我想调戏她。

  “我难道就不能和你站在同一个水平线,探讨道法修炼问题吗?还是说,林师姐你嘴上说没有门户之见,事实上仍然是看低我呢?是不是?”

  迎面就是一声嘲笑,就见林可雅低下头来,贴在我的耳朵上,狠狠咒道:“你要让我看高你?可以!你先打赢我再说吧。不要以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前面是瑶琴祖师在帮衬你,红旗祖师看好你,现在也我家北河祖师在盯着你。真当你搜刮了这么多好东西,那些家伙就真的是怕你,不敢抢你?你知道吗?跟着我来的那些筑基修士,有很多人其实都想做你这一票的。刚才我看见的那些,观水,你身家很肥厚啊。”

  说不得就是被我捏住了下巴,在她脖子上滑下去。

  狡诈一笑,林可雅跳了开来。

  我一拍脑门,原来如此。手晃着指向林可雅,难得苦笑道:“我说坊市在哪里。林师姐,你刚才不会是说我们这些筑基修士走到哪,哪里就是坊市?你刚才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带来的师兄师姐们做场交易?”

  “难得你想这么久才猜出来。”林可雅现在才算有了一点轻松逍意的样子。选了一个躺椅,也不看书,随手丢在一边,踢掉鞋子,靠坐在那里。

  “观水,我们来说会话吧。”

  语气有点低沉。

  “我知道你很累,那你知道我现在累吗?我前面”

  你肯定也是累的,心累。

  我走过去,从旁边的货架上随便拿下一个盒子,塞给她。

  “黄精果,这不是药材吗?”

  我又拿了一个盒子,塞给她。

  “紫竹果,这也是药材啊。”

  林可雅看着我,有点迟疑。

  “黄精果和紫竹果一起吃,有火角牛肉干的味道。”我一本正经。

  “是么?”

  然后她就吃了,然后她被辣的跳下床,再装不成淑女,疯了一样张着嘴巴,疯子一样去喝凉水,四处去找解毒药。

  我叫你装逼!

  我叫你心累!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