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0章:我有妙招、数之不尽

作者:龙渊更新时间:2019-04-15 18:52:49
  “他怎么可以这样就把它给说出来?这可是金山一样的巨大财富啊!”阿普当下只觉得悔恨交加,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逼问沈墨这些苏勃尼青的来历。这一下他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他又该如何自处?

  “沈捕头!”只见阿普竭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满脸悔恨的说道:“我不应该向你问起这件事!”

  “但是请您放心,阿普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这么紧张干什么?”沈墨见到阿普的样子,不由得啼笑皆非的挥了挥手。

  “这件事情,人世间就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以后我是不会再告诉任何人的。”沈墨笑了笑,拍了拍阿普的肩膀:

  “这宗货物,要是你感兴趣,你就拿去做好了。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小礼物。我一个捕头,连案子的事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去弄这些东西?”

  “啊?”阿普做梦也没想到,沈墨竟然会这么说!

  就这么大一注财源,像是金山银海一般的财富,他就这样轻轻巧巧的送给自己了?

  “这包东西,你拿走一半。”沈墨晃了晃手里面的纸包,笑着对阿普说道:“找一家大宋的瓷窑来自己做做实验。”

  “要是这钴料……这苏勃尼青的颜色真的像我说的那样。你就用这些实验做出来的成品去和瓷窑商量订货。南洋又不远,还回倒货还不容易?”

  “不过要想保密,长久守住这桩财路的话。你最好还是花钱自己打造商船,雇上一些忠诚可靠的水手。再在南洋群岛里面找一处无人的小岛,来做苏勃尼青的中转基地。这样苏青的秘密就算是保住了……”

  沈墨的话才说到这里,阿普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没控制住,刷!的一声掉了下来!

  这沈捕头,真的是要把苏勃尼青的秘密交给他!

  “沈捕头!小人……愿与沈捕头共享这桩财富!”阿普的这句话,扎扎实实是带着眼泪喊出来的。

  这沈捕头,难道是中国的财神转世不成?

  可笑自己居然还把他带到这个房间里面来,想要送给他珍奇的宝物。可是他不但没拿他阿普的东西,反而在这三五句话之间,就送给了他这样一桩庞大的财富!

  “你要是感兴趣的话,这苏勃尼青就是你的。”沈墨无所谓的笑了笑:“要是你愿意把我当做朋友,就不要拒绝朋友的馈赠。”

  “朋友!”阿普只觉得心里面心潮翻涌,在这一刻,他已经被沈墨的胸怀和慷慨深深的感动了!

  这个时候的阿普隐隐约约的想到,在破获了大食坊的案子之后,这个沈墨居然又在短短的时间内,给他阿普的人生带来了第二次巨大的转变!

  在这之后,他将会成为一个拥有海量财富的商人!

  可是这个时候的的阿普又哪里知道?他日后所掌控的那个巨大的全球商业帝国,即使是他在他现在最疯狂的想象,也难以企及!

  ……

  穆青老板估计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于是又转了回来。

  可是等他再次进入房间里面,和阿普沈墨一起饮酒的时候。他才坐下没喝两杯,就发现屋子里面的气氛,跟之前有着截然的不同!

  阿普和沈墨之间的交流,似乎是更加随意了一些。在穆青看来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原本赠送礼物的行为,就是人际关系最好的润滑剂。

  可是穆老板却在他们之间融洽的对话之中,发现了一些异乎寻常的东西。这让穆老板觉得有些疑惑起来。

  这两个人只见的应答谈话的态度,怎么感觉不对呢?

  此时的穆青却哪里知道,这位胡商阿普,已经悄然无声的在内心里,蜕变成了沈墨最忠实的信徒!

  ……

  这一天,沈墨正赶上衙门没事,他在钱塘县衙转了一圈,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一进内宅的院子,他就看见小符在厅堂的门槛上坐着,双手托着腮,脸蛋通红通红的。

  “大清早的,洗什么脚?”只见小符嘟着小嘴说道:“一进屋吓人家一跳!”

  “昨儿晚上脚上沾了东西,怪不舒服。”这时候,只听屋子里面传来的轻微的水声和陆云鬟娇媚的说话声:“咱们这位沈郎,花样儿可多呢……以后你就知道了!”

  “什么叫咱们这位?怎么我以后就知道了?”只听云鬟的话声刚落,小符就像火烧屁股一样跳了起来,脸上更是红得像个大苹果:“少把我编排在里头!”

  “你就给我抵赖哈!”云鬟的声音还是那样软软糯糯的,还带着一股笑意。

  “那天是谁拿着沈郎脱下来的衣服,在那里堵着鼻子闻呢?还让我逮个正着?”

  小符一听之下,顿时捂着自己火烫的脸蛋儿蹲在了地上。嘴里却还急赤白脸的辩解道:“我那是闻闻衣服是不是让汗塌了,看看要不要洗洗…小姐你冤枉人!”

  “然后你就红着脸蛋儿,在那闻起来没个完,是不是?”云鬟毫不留情的接着发大招:“过来把水盆端走……要是觉得闻起来不过瘾,我这还有沈郎的内衣……”

  沈墨到底也是没坚持住,怎么也不好再听下去了。他屏气凝神、蹑足潜踪地一步步往后退,一直推到大门那里。才把门弄出来一点儿动静,故意发出响亮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迎面小符端着一盆水,疾风一般从他身边走过。小姑娘使劲低着头,都没朝他的脸上看一眼。

  “小符跟谁置气呢?”沈墨一边明知故问,一边故作镇静的走进了自己的内室。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炎热起来,云鬟身上穿着白纱的抹胸、粉湖绉的中衣。外面的罩衣是透明的龙绡做成。她正斜倚在榻上,等着刚洗完的脚晾干。

  此时的云鬟恰是初承雨露的年纪,正是少女向轻熟过渡的当口。她身上的姿态一波三折,在龙绡笼罩下,姑娘的身体真个是诱惑十足、娇媚万分。

  要说这透明的纱衣,真是比丝袜的感觉还要强烈不知道多少倍…沈墨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坐在了云鬟的旁边。

  云鬟脸上一红,到底还是拿起布巾把自己的赤脚盖了起来。话说古代女性的脚,很有一些终其一生都没让丈夫看过的。

  “今儿回来的倒早,”云鬟欠起身,一边帮着沈墨脱官服,一边和他说着话。冷不防,沈墨却听到云鬟“哎呦”了一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