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3章 曼珠沙华

作者:一纸倾城更新时间:2019-04-15 18:52:51
  于是便连学费都没要,头也不回地逃离了将军府。

  并且走的时候还嘱咐秦晚歌,绝对不要说她的女红是她们教的。

  秦晚歌学了三天之后,尝试的想给司徒睿做个荷包,只是还未完成却被司徒炎看去了抢到手上,司徒炎看着那荷包说道:“你上面绣的什么?乌龟?还是猪头?”

  那上面明明绣的是鸳鸯好么?秦晚歌感觉自己被司徒炎深深地打击到了,再看自己荷包上绣的……的确是猪头没错,她也没脸送出去。

  于是,送荷包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明明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还恍如是在昨天一般。

  “你连这一点都很像她……她很聪明,什么都做的很完美,唯独不擅长女……”司徒炎也想到了这样的一段往事,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秦晚歌的失态,和带着些伤感的语气。

  司徒炎与秦晚歌沉浸在了回忆之中,一时间气氛有些冷淡。

  “娘娘,东西已经拿了过来了。”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还好映雪进来了将这莫名的尴尬给冲淡了。

  秦晚歌回神,说道:“好,我知道了,放到寝宫里面去,我待会儿再看看,你们小心一点。”

  司徒炎也收拾了心神,疑惑问道:“什么东西?”

  秦晚歌唇际勾起一抹猜不透的危险笑容:“送给司徒睿生辰的又一份大礼。”说着,径自走到了寝宫之中。

  刚一推开门,首先闻到了浓郁的花香味,入目看到的,便是架子上架了一件绚丽夺目的舞衣。

  那舞衣的颜色,是猩红的颜色,也不知是用什么样的颜料染织而成的,如同鲜血一般的颜色,夺人心神。

  舞衣的裁剪也可谓是巧夺天工,是凤尾裙的式样,上面用黑色的丝线绣着大朵大朵的花朵,饶是司徒炎见多识广,生长在皇家,却从未见过这种花朵。

  那花朵绣的十分的传神,冷艳妖冶,栩栩如生,似乎是开在了舞衣上一样,而在裙子下方,坠了银子做的细小的铃铛。

  秦晚歌见了之后,很满意的点头,说道:“跟本宫预想的一样,王爷的人可真是好用啊。”

  “原来你之前让本王找些手艺精巧的绣娘,就是为了裁剪这件舞衣么,这舞衣从设计到做法,可算是巧夺天工了。”司徒炎说道。

  “是的,想不到这些绣娘手艺还是挺好的,原先我还以为过些时日才能做好呢,没想到提前了好几日给我送来了。”秦晚歌说道。

  “这舞衣的颜色倒是鲜艳的很,不知道是什么染成的,还带着花的香味,莫非是熏香熏的么?”司徒炎见了这个舞衣觉得很新奇,饶有兴趣的研究了起来。

  “这舞衣的颜色是由曼珠沙华的花汁沾染而成,因为是用花汁染的颜色,所以自然的会带着曼珠沙华的香味。”秦晚歌缓缓的说道。

  “曼珠沙华?”司徒炎第一次听到还有这样一种花。

  “喏,舞衣上面绣着的花就是曼珠沙华,只有南疆才有的,在南疆的传说当中,曼珠沙华是开向地狱的花。”

  秦晚歌纤长的手指摸上了那舞衣,衬托的她白皙的指尖一片的猩红。

  “这花好看,名字也好听,可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不详的花朵。”司徒炎倒是有些感慨的说道。

  “王爷难道不知道,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不详的么。曼珠沙华的花香轻则迷惑人心神,重则让人疯癫,我让王爷放在红药用的香膏里面的,便就是这种花的花汁。”

  秦晚歌悠悠的说道,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竟然如同她身后的花朵一般绚丽夺目。

  凤栖宫中,司徒睿不悦的问着服侍在徐秋水身边的红药,说道:“好好的皇后怎么又动了胎气呢。”

  徐秋水已经醒了,脸色苍白的靠在床上,一言不发,看样子相当虚弱。

  红药跪在地上说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娘娘说有些烦闷,便让奴婢陪着在御花园里面走一走,遇到了皇贵妃说了几句话……娘娘回来之后就动了胎气。”

  司徒睿听了之后,皱眉:“你的意思是说皇贵妃动的手脚了。”

  看出了司徒睿眼中的不悦,徐秋水瞪了红药一眼。

  该死的奴才也不知道看时候告状,前些时日她才和安灵素闹翻了,如今又将动胎气的事情安到安灵素的身上,到时候司徒睿非但不会责怪安灵素那个贱人,反而是怀疑她故意陷害安灵素的。

  “是手下的奴才胡说,臣妾这些时日不过是为皇上准备寿宴累着了,所以才一时有些没注意身体。”徐秋水看着司徒睿,楚楚可怜地说道,反正安灵素已经是将死之人,没必要再告状花些心思。

  原本司徒睿见红药这么说,想起在悦君殿里还是她们口中陷害徐秋水的人劝他来的,心里还有些不悦。

  如今看着徐秋水的样子,不由得心生怜惜的说道:“朕的寿宴让你费心了,毕竟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了,有些事情交给手下的奴才做便就是了,何必的亲力亲为呢。”

  “皇上的事情臣妾怎么放心交给那些奴才们去做。再说了,之前因为皇贵妃的事情臣妾也是戴罪之身,如今为皇上准备寿宴也是戴罪立功,臣妾怎么敢偷懒呢。”

  徐秋水说的好不可怜,大眼中已经蓄了些泪水。

  司徒睿听了之后,心一下子就软了:“皇贵妃的事情确实的是朕罚的太重了,你现在怀有朕的孩子,是朕想的不周全让你如此劳累,皇贵妃的事情已经算是过去了,你安心的养着身子就是了。”

  这些年徐秋水是吃透了司徒睿的性格,这般的楚楚可怜地装模作样下来,司徒睿算是对她之前的芥蒂完全的消除了。

  徐秋水依偎在司徒睿的怀中,小鸟依人的模样,说道:“多谢皇上体恤臣妾,只要皇上心中不再责怪臣妾就够了。皇上寿宴的日子将近,这次又是皇上三十岁的整寿,自然举办的要隆重一些的,不能在群臣面前丢了皇上的体面才是,自然的事事都要经过臣妾的手臣妾才放心一些。”

  温香软玉在怀,司徒睿满意的拍着徐秋水的手说道:“你办事素来周全,这些你那后宫多亏有你了。”

  “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分,这次寿宴的地点就设在凤凰台上,皇上你看则么样?”徐秋水说道。

  听了徐秋水的话,司徒睿的身子有些不可察觉的僵硬了一下:“好好的为什么要设在凤凰台上。”

  “皇上的生辰是在四月初一,那时候正好是凤凰台上的碧桃花开的正好的时候,也算是讨个吉祥的寓意。皇上,不喜欢么?”徐秋水妙目盈盈的看着司徒睿。

  司徒睿笑了笑,说道:“这些你安排就好,没有什么不喜欢的。”

  陪着徐秋水说了一会儿话,司徒睿说道:“你在这里好好的养着身体,晚膳的时候朕来陪你用。”

  说完便就走了,在司徒睿走之后,徐秋水冷笑了一声,怎么司徒睿,提到凤凰台你想起了那个贱人是吧……

  秦晚歌,就算当年他为你建造了凤凰台,那又怎么样呢,最后你的一切还是我的。

  徐秋水眼中的阴冷,让站在一边的红药打了个冷颤,说道:“娘娘……”

  见红药叫她,她自然地想起来了之前红药说的话,这个贱婢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好好的惊扰到她让她动了胎气。

  她马上就冷下脸来,冷冷说道:“来人,将红药拖出去给本宫关起来。”

  红药吓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说道:“娘娘,刚刚在皇上面前红药不是故意的说错话的,还请娘娘饶命。”

  徐秋水手指挑起了红药的脸,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不要仗着你为本宫信任你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只要本宫想,本宫照样动你。”

  不顾红药的挣扎求饶,已经来了侍卫将红药拖下去了,徐秋水听着求饶的声音越来越远,说道:“只要是得罪本宫的人,本宫一定是不会饶恕的。”

  说着便觉得有些困倦,唤来了宫女服侍便睡下了。

  睡眠深沉,依稀做起了梦。

  “秋水,秋水。”少女清脆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那声音那么的熟悉,竟然是秦晚歌。

  “秋水,你过来呀。”那是少女时候的秦晚歌,笑意盈盈,英姿勃发。

  徐秋水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慌忙说道:“秦晚歌,你不是死了么?你还装神弄鬼做什么?”

  少女偏头,想了想说道:“是啊,我死了。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你既然已经死了就该滚的远远儿的!滚到阴曹地府去!你来找我做什么!”徐秋水骂着,不由自主艰难地咽了口水,继续往后退。

  少女时候的秦晚歌却紧跟着凑近前来——

  “徐秋水,是你害死了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了。”少女的面目忽然变得狰狞,白皙如玉的脸上慢慢龟裂,像是泥塑的人的脸上掉了泥一样,突然炸开,面目全非,“徐秋水,你欠我们秦家的我会让你一一的还给我们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