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23.第123章

作者:绿药更新时间:2019-04-15 18:55:26
  【订阅率不足不能立刻看见正文,详情见文案注释③】  姬月明望着赵奉贤的尸体,有些吓傻了。明明今天还见过、说过话,如今就这么死了?

  恐惧的感觉袭来,她听见自己的心怦怦跳。她动作僵硬地抬起头望向床榻上的两个人。

  姬无镜盘腿坐在床上,顾见骊长发松散披在身上,坐在姬无镜怀里,姬无镜在她身后拥着她,样子十分亲密。一群人冲进来“捉奸”,顾见骊下意识想要起身,姬无镜压住了她的手,没让她动。

  两个人身上都沾了很多血迹,明显顾见骊身上的血迹多一些,尤其是那双手,几乎被鲜血染红。姬无镜手上的血迹倒像是握着顾见骊的手而染上的。

  再看一眼地上惨不忍睹的赵奉贤,姬月明瞳仁猛地一缩。赵奉贤真的是姬无镜杀的?难道是……

  怎么可能!

  姬月明再抬眼看向顾见骊,发现姬无镜正瞧着她。姬月明心中一凛。

  一片诡异的寂静中,老夫人最先开口:“无镜,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能闯过这一关,咱们好好调理身子,越来越好!”

  死人横在身前,老夫人仍旧能够笑盈盈地关切继子。

  可惜,姬无镜并不买账。

  他嗤笑了一声,语气莫名:“哦?我还以为你们都盼着我早死。”

  老夫人心头一跳,硬着头皮扯笑脸:“这说得什么话,咱们家谁不关切着你康复!”

  姬无镜阴冷的目光扫过堵在门口的人群每一张脸上,被他目光看过的人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所以大半夜闯进来关切我?”

  姬无镜喜静,不准闲杂人等进他的屋子是老早前立下的规矩。此时,冲进来的人不管是主还是仆恨不得原地消失。他们也没有想到姬无镜会醒过来啊!

  老夫人有些发怵地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硬着头皮说:“无镜,母亲是听说……”

  “奉贤!”二夫人这个时候匆匆赶过来,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赵奉贤吓白了脸。赵奉贤是她妹妹的儿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夫人声音尖利,带着哽咽哭腔。她妹妹前些年就去了,所以她对这个侄子很是照拂,几乎当成了半个儿子来养。

  顾见骊垂着眼睛,指尖儿轻颤。人是她杀的,她是要赔命的。可如果时间倒流,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她听见姬无镜不咸不淡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他夜里潜进来意图对见骊不轨,顺手被我杀了。”

  顾见骊眼睫轻颤,搭在膝上的手微微攥紧膝上的裙子。

  二夫人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那你也不能杀了他啊!”

  “二嫂是打算将我送去大理寺”姬无镜轻笑出声,他这一笑,便带出一阵咳嗽。

  整个室内便只有他的咳嗽声。那一声声低哑的咳嗽牵着所有人的心跳。

  气氛跟着越来越压抑。

  顾见骊侧转过身来,担忧地望着他。她檀口微张,想说些什么,可是像有什么堵在她的喉咙,让她说不出话来,唯有攥着裙子的手越发用力。

  老夫人回过神,急忙吩咐奴仆去请大夫来,又吩咐奴仆将赵奉贤的尸体抬出去、清理血迹。

  “夜深了,都回去歇着。无镜也不能再受吵闹了。有什么事情都明天再说。”老夫人下命令。

  得了老夫人这句话,早就想要离开的人顿时齐齐松了口气。

  “慢着。”姬无镜开口。

  那一颗颗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姬无镜止了咳,他握住顾见骊的手腕,抓起她的手,用她的袖子擦去他唇角的血迹。顾见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望着他苍白的脸色和唇角的血迹,望着他不急不缓的动作。姬无镜低着头,没看任何一个人,低哑的声音拖长了腔调:“不要再把我这里当成随意进出的地方。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了。”

  他慢慢抬眼,狐狸眼眼底一片猩红。

  这样的人,似乎即使他死了,也能变成恶鬼来索命。

  当着一众小辈的面儿,老夫人只好勉强扯着笑脸出面:“是是是,你身子不能吵闹。母亲会吩咐下去的。你先好好歇着,我们这就走,不吵你。”

  她又看向顾见骊,嘱咐一句:“见骊,好好照顾无镜。”

  “是。”顾见骊垂着眼睛,温顺答应。

  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离开的时候却个个面色难看、六神无主。

  二夫人哭嚎着她的侄子,差点哭昏过去,两个嬷嬷驾着她,搀扶着她回去。

  姬月明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她也不过才十五岁,此时有点发怔,显然是吓着了。

  “月明,下次把事情弄清楚了再来说!”老夫人在姬无镜那里弄了个灰头土脸,这是把火气撒在姬月明身上,“我看你最近也不安分,回去把佛经抄个十遍!”

  姬月明委屈地低下头,小声应下:“月明知道了……”

  老夫人带着愠意地狠狠睥了姬月明一眼,扶着宋嬷嬷的手大步往回走。

  姬月明站在原地,又害怕又委屈。

  她今日听见赵奉贤和宋宝运的对话,无意间得知赵奉贤属意顾见骊,竟然趁着酒劲儿想要轻薄顾见骊,而且被宋宝运撞见,宋宝运跟赵奉贤要封口费。姬月明动了歪心思,巧舌如簧暗示赵奉贤姬无镜没几日可活,又明说了整个广平伯府都盼着顾见骊死,他根本不必要顾虑。

  姬月明一方面鼓动赵奉贤强占顾见骊,另一方面又到老夫人面前冤枉顾见骊和赵奉贤私通。等他们赶到,看见顾见骊和赵奉贤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老夫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将顾见骊除掉。至于赵奉贤,他是府里的表少爷,大不了只是一顿板子。

  姬月明把一切计划得多好啊。可是……

  一阵腊月夜里的寒风吹来,姬月明后脖子一阵寒意,她在寒风中打了个哆嗦。

  可是赵奉贤死了,死状凄惨!

  是她……是她害死了赵奉贤……

  姬月明脸色惨白,脚步一歪,差点跌倒,幸好身后跟着的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老伯爷并没有来“捉奸”,可姬无镜院子里的发生的事儿很快传到了他的耳中。他急忙起身,披着件衣服等老夫人回来。见老夫人回屋,他忙问:“如何了?是不是惹到无镜了?”

  老夫人点点头,挨着他坐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老伯爷听。

  听老夫人说完,老伯爷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这可如何是好?”

  “不如我们实话告诉老五罢!他以前也是替陛下做事的,能明白咱们的苦心。”

  老伯爷摇头:“如果换一个人必然理解咱们的做法,可是无镜锱铢必较,讳厌之事众多。他才不会理解别人,只会觉得咱们利用他的病,利用他的死!他为什么护着顾见骊?还不就是因为厌恶被利用,故意跟咱们作对。”

  老夫人抱怨了一声:“怎地远近不知,不识分寸呢!”

  老伯爷苦笑:“这个逆子才不知什么远近。谁远谁近全凭喜好。老头子我和他院子里那个傻子同时出事儿,他这个畜生一定会救那个傻子!我就怕……他把那个女人圈在了领地之内,决意护到底!”

  老夫人忽然眼睛一亮:“那个女人可曾经是准备说给三郎的,郎情妾意的……”

  “她和咱们玄恪……”

  老夫人点头:“您忘了玄恪为了她在大雪里跪了三日,咱们是把玄恪支开了,才能顺利将她扔到老五的屋!这……没有哪个男人不介意妻子和别的男子沾沾染染的。”

  老伯爷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问:“玄恪什么时候回家?”

  “当是腊月二十九。”

  老伯爷沉吟片刻:“在玄恪回家之前,先将事情暗示给无镜。当心了,咱们只是让无镜别管那女人死活,可千万别让无镜迁怒了玄恪。玄恪是咱们家的希望。”

  “我都知道!牵连不到玄恪。”老夫人答应下来。她思索着谁将事情透漏给姬无镜最合适。她想来想去,最终觉得还是二夫人最合适。二夫人可是差点做成顾见骊的婆婆。

  顾见骊反反复复地洗手,水换了一盆又盆。她总觉得这双沾满鲜血的手没有洗净,红得骇人。晃动的水面上映出她的脸,她的脸上也沾了些血。她将一捧水泼在脸上,已经凉了的水让她觉得彻骨得寒。

  赵奉贤死时的画面一直在眼前,挥之不去。

  如果不是里屋姬无镜一直咳嗽,顾见骊真的想一直洗一直洗。

  顾见骊胡乱擦了手,连脸上的水渍都没擦,就急匆匆转身走进里屋,从衣橱里翻出姬无镜的干净寝衣,走到床榻前。

  姬无镜垂着头,压抑地咳。

  顾见骊攥紧手里的寝衣,鼓起勇气刚想开口,忽然一阵眩晕,头重脚轻朝一侧栽去,姬无镜伸手拉了一把,顾见骊稀里糊涂跌坐在床榻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