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80章 当然不是你家,是我家

作者:烟十一更新时间:2019-06-12 15:26:25
  第480章当然不是你家,是我家

  徐长洋唇角勾着浅笑,拉开副驾座的车门,眸光清柔凝着夏云舒,“上车。”

  夏云舒盯了眼副驾座,抿唇看眼光依旧黏在徐长洋身上的赵菡蕾,“上车吧。”

  “……嗯。”赵菡蕾红着脸,又看了眼徐长洋好几眼,才埋着头跟夏云舒朝后车座走了。

  夏云舒打开车门,让赵菡蕾先上车了。

  赵菡蕾坐定在车里,夏云舒弯身正要往车内跨,手腕却被从侧捉住。

  夏云舒微屏息,看向某人。

  “坐前面。”徐长洋说着,上前,握住夏云舒扒在车门上的手,助力将车门关上,随即扯着夏云舒朝副驾座走。

  夏云舒眼睛不停的跳动,硬是被他半强迫推着坐上了副驾座。

  徐长洋弯身替她扣上安全带,方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座坐了进来。

  夏云舒含着下嘴唇,略纠结的看着徐长洋。

  他让她做副驾座,那赵菡蕾便只能一个人做后车座,这样合适么?

  徐长洋扣上安全带,面色无异看了眼夏云舒,发动车子往前时道,“想吃什么?”

  夏云舒轻皱眉,抬眸从后视镜望了眼坐在后车座的赵菡蕾,“我都行。”

  “嗯。”

  徐长洋轻应了声,随后便没再开口。

  夏云舒看着他。

  她以为他至少会问问赵菡蕾的意见……

  ……

  皇蟹餐厅。

  夏云舒跟着徐长洋走进这家餐厅,看到餐厅名字时就想,这名字取得也是直白。

  因为这家餐厅的特色就是帝皇蟹!

  服务员领着徐长洋三人进包间。

  点餐时,徐长洋倒是特意问了赵菡蕾的口味。

  被无视了一路的赵菡蕾见徐长洋跟她说话,脸登时一片火火红红,咬着嘴唇小声说了句“我都好”。

  徐长洋听话,当真就按照夏云舒的口味点了帝皇蟹和龙虾,以及一些配菜。

  点完餐,徐长洋似随意的把手放到了夏云舒大腿上。

  夏云舒腿一抖,当即不客气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极响!

  徐长洋,“……”

  赵菡蕾惊瞪圆了眼睛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尴尬扶额,是真没想到这么响!

  徐长洋也是坚持,被打了也没说识趣的把手拿开,依然顽固的放在夏云舒腿上,眸光深邃看夏云舒,“不介绍一下?”

  听话。

  夏云舒偷翻了个白眼。

  您老总算想起让她给介绍了!

  夏云舒懒洋洋的抿抿唇,看着打直腰杆坐着的赵菡蕾,道,“我表妹,赵菡蕾。菡蕾,这位是徐长洋徐先生。”

  赵菡蕾握紧手,双瞳炯炯盯着徐长洋,“您好,见到您很高兴。”

  夏云舒垂下睫毛。

  徐长洋目光从赵菡蕾面上淡然扫过,便又定在夏云舒脸上,轻卷唇说,“你还有表妹?”

  “我不能有表妹?”夏云舒说。

  徐长洋看着她,伸手在她脑袋上揉。

  夏云舒烦躁的推他的手,“你能不能不动手动脚,烦。”

  “那你能不能不这么拧巴!”徐长洋望着夏云舒,轻轻说。

  夏云舒抬眼瞪他。

  徐长洋就笑,这才转看向僵看着他们这边的赵菡蕾,“你好。”

  赵菡蕾含紧嘴唇,几分羞涩几分不自然的对徐长洋笑了笑。

  ……

  菜上桌。

  夏云舒是重口味,所以徐长洋点的基本都是麻辣口味。

  看到桌上的色香味俱全的帝皇蟹和龙虾,夏云舒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而赵菡蕾看到帝皇蟹和龙虾里的辣椒,也快哭了。

  但她不是感动的,而是吓到了。

  因为她压根吃不了辣!

  “吃吧。”徐长洋分别看了看夏云舒和赵菡蕾,说。

  夏云舒双眼黑亮,拿起筷子,“那我就吃了。”

  于是,夏云舒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

  徐长洋吃得清淡,带夏云舒来这里吃,不过是想带她吃她喜欢的。

  所以夏云舒吃,徐长洋便负责给她挑肉。

  赵菡蕾木呆呆的坐着,望着夏云舒的眼神里写满了惊悚,大约是把夏云舒当怪物看了!看着都辣,她怎么咽下去的?

  “赵小姐不吃?”徐长洋似随意的瞥了眼赵菡蕾,语气也相当随意。

  夏云舒抬头看赵菡蕾,“是啊菡蕾,你怎么不吃?”

  “我……”

  赵菡蕾本想说自己吃不了这么辣,可她刚开口,就见徐长洋夹起一块蟹肉喂进了嘴里。

  赵菡蕾胸口大弧度起伏了下,出口的话却是,“我,我吃。”

  闻言。

  夏云舒和徐长洋都盯着赵菡蕾。

  赵菡蕾见状,只得硬着头皮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蟹肉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口味劲爆的蟹肉一接触到她的舌苔,赵菡蕾便立刻感觉一股浓烈的辣意汹涌朝她耳朵里冒去。

  那一瞬间,赵菡蕾都险些从凳子上跳起来了。

  但她按耐住了。

  不仅如此,她硬是把那块蟹肉生咽进了喉咙里。

  徐长洋见此,眼眸几不可见缩了缩,“如何?”

  “……”赵菡蕾辣得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全是辣意。

  她慌忙拿起手边的一杯茶往嘴边送,直接把那本微烫的水一口气喝完了,才勉强能张口道,“很,很好吃。”

  这话一出。

  赵菡蕾赶紧去拿茶壶,倒了杯茶狂喝。

  夏云舒抿唇,惊奇又一言难尽的看着赵菡蕾。

  都这样了,还说“很好吃”!

  徐长洋面色淡淡,盯着赵菡蕾,说,“好吃就多吃点。”

  赵菡蕾,“……”

  ……

  从餐厅出来,夏云舒吃饱喝足神清气爽。

  赵菡蕾一只手悄悄捂着肚子,一张小嘴微微红肿,就跟受刑完出来般,表情隐忍。

  上车时,夏云舒这回自觉坐进了副驾座,赵菡蕾捂着肚子贴缩在车窗边坐着。

  夏云舒似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后视镜,嘴唇轻抿。

  “你表妹的住址。”徐长洋问。

  夏云舒说了地址后,补了句,“遇到药店停一下。”

  徐长洋看向夏云舒,清眸里隐隐飘着担忧,“今天吃得太辣了是么?”

  夏云舒朝后车座萎顿靠着的赵菡蕾斜了眼。

  徐长洋意会,放下心来,“好。”

  ……

  除却中途买药耽搁的时间,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将赵菡蕾送到了赵家。

  赵菡蕾下车时,夏云舒也下了车,把手里买的药塞到赵菡蕾的书包里,清淡淡说,“回去吃了药好好休息吧。”

  赵菡蕾脸色苍白,看了眼夏云舒,便有气无力的朝别墅内走了去。

  看着赵菡蕾进屋,夏云舒扬眉叹了声,上车。

  徐长洋等她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往前。

  车子在车道行驶了几分钟,夏云舒憋不住,瞥着徐长洋说,“你看出来了对么?”

  “什么?”徐长洋泰然看夏云舒。

  夏云舒皱皱眉头,轻哼,“别装了。你肯定看出菡蕾根本吃不了辣。”

  徐长洋面色淡淡,“没有。”

  夏云舒翻白眼,压根不信他,“你太坏了!明知道她吃不了辣,还一个劲儿激她多吃,你安的什么心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徐长洋话是这么说的,薄薄的嘴角却微微向上卷起了一抹弧。

  夏云舒看得真真的,“人家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招你惹你了,你这么整人家,你良心过得去么?”

  徐长洋没有急着开口,沉默了片刻,才说,“她若真的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倒也罢了。”

  夏云舒盯着他。

  徐长洋腾出一只手抚了抚夏云舒的脸,眯眼说,“我知道我的夏夏是个聪明的丫头,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夏云舒呼吸重了重,片刻,她瞥开视线,皱眉道,“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嗯,不知道也没关系,我知道就行。有我呢。”徐长洋道。

  夏云舒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就笑了。

  徐长洋余光扫到,唇角亦是扬高。

  ……

  车子停下,夏云舒刚伸手解开安全带,车门就打开了,一只大手朝她伸来。

  夏云舒撇嘴,把手递过去。

  徐长洋便握住她的手,将她从车里牵了下来。

  一下车,夏云舒就要从他手里抽出手。

  徐长洋却攥紧了不放。

  夏云舒轻愣,抬头看他,“徐叔叔,我要回去了。”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无端端笑了起来。

  夏云舒嘴角抽动,笑毛啊?

  “你好好看看这是哪儿?”徐长洋捧着夏云舒的小脸转动,引导她看向前方。

  夏云舒看过去,入目的精致登时叫她轻张了嘴,“这,这不是我家……”

  徐长洋低声笑,牵着夏云舒朝里走,“当然不是你家,这是我家!”

  “……”夏云舒惊盯向徐长洋,眼神询问,他把她带到他家干什么?

  徐长洋领着夏云舒走了几分钟,才走到目的地,是一栋设计精巧的独栋观景房。

  徐长洋和夏云舒站到门口。

  “钥匙。”徐长洋朝她摊手。

  夏云舒神奇的看他,“你们家你问我要钥匙?”

  “我之前不是给你留了一把,拿出来。”徐长洋说。

  夏云舒小脸微微拉着,大约是以为徐长洋借故想收回钥匙,边不高兴的哼哼边拿着书包掏钥匙,“你现在事儿就这么多,等你更老了可怎么得了?!”

  更老了?

  徐长洋嘴角狠实一抽,他现在到底是有多老?

  夏云舒其实把钥匙小心的放在书包的小口袋里,但怕徐长洋看出她有多在意他给她的这把钥匙,故意磨磨蹭蹭的找了半天,才装作不经意打开了那只小口袋,把钥匙拿出来递给徐长洋时,还故意说,“你给我了,我就随意扔到书包里了,还以为弄丢了呢。不过好在找到了,就干脆还给你吧,反正……”

  夏云舒话还没说完,徐长洋开了门,把钥匙塞回了夏云舒的小手里。

  夏云舒握紧钥匙,脸蹭蹭的发热,抿着嘴唇,要笑不笑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没好气的瞪她,“还不快放好。”

  “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