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475章 考察

作者:金铉山更新时间:2019-05-16 00:30:51
  “那为什么后来没搞?”聂飞就问道,既然甄友伟想搞,而且还是能出成绩的,按照那家伙的性格,不会不做啊。

  “那也得有钱才行啊!”黄涛苦笑了一声道。“全县就这几个乡镇离县城近一点,都在七公里范围之内,当时算了一下,只做给水,不做排水的话,两条路的价格就在九百七十万左右,接近千万的造价,水务局怎么可能拿得出来啊!”

  其实黄涛还有一句话没说,就算现在,水务局有钱了,这一千万也拿不出来,那可是相当于整个县委县政府差不多一年的财政预算了。

  “嘶嘶嘶……”几人就吸了一口气,接近一千万,那时候张国忠当政,像他这种一心为民的干部都舍不得那一千万出来这么搞,现在马光严要答应?恐怕是难啊。

  “而且您也知道,咱们洪涯县乡镇的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打井,本身咱们县的地下水藏量就丰富。”黄涛又继续道。“要不是县城不准打井,估计县里这些人都打,别说乡镇了,就是城郊周边的人家,那也是用井水的,自来水都是时不时地用一下。”

  聂飞就皱眉开始沉思,黄涛说的也是实情,花了近千万,结果有自来水却不用,那就成了摆设了,这近千万就花得有些冤枉了。

  “这个问题我们再想一下!”聂飞就说道。“回头找个时间,就明天吧,咱们到现场去实地看看,然后拿出个方案来,包括资金需要多少,这笔钱,我来解决!”

  “行,至于安居镇和码头镇这两条管道,我们水务局就包了。”朱建华也干脆,拍着胸脯道。“明天我就派人把这两条管路彻底检修,如果不涉及到大距离换换管子的话,最迟两到三个月就能保证通水!”

  “那就这么定吧!”聂飞便道,“既然都到这里来了,那咱们就坐着聊聊天,顺便把后面的一些细节给确认一遍,中午尝尝我们经开区的伙食。”

  朱建华和黄涛自然显得很兴奋地搓了搓手。自从聂飞调离水务局之后,就很少跟他们联系了,实际上倒不是说聂飞这人看淡情谊,而是说如果联系,对方可能就会以为聂飞有狼子野心,还想抓着水务局的权利不放。

  毕竟聂飞爬升速度很快,以前上面又有县长书记两尊大神罩着,容易给人一种聂飞为自己以后高升拉帮结派的印象。

  所以一般也就是逢年过节,朱建华和黄涛他们给聂飞来个电话,偶尔请他出来吃顿饭,维持着这个关系。

  “聂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朱建华和黄涛就对视了一眼。

  “都不是外人,有事你就说!”聂飞干脆道。

  “能不能把我们水务局也纳入这个县改市工作组内?”朱建华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当然,如果不方便就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以聂书记马首是瞻的。”

  “水务工作是县改市的工作组成部分之一。”聂飞就留明白他们的意思了,这是想要来分点好处,毕竟万一要是升格成功的话,朱建华和黄涛也能分到一点功劳,对于这种要求,聂飞自然也是答应的,毕竟对于自己人他是不会亏待的。

  “到时候在人员名单上,我会把你和黄涛的名字都加上。”聂飞就笑着道。

  “谢谢聂书记!”两人急忙欣喜地说道,这事情也就算这么定了,现在聂飞也没定人员名单,毕竟这些还只是开头,一步一步再来,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这两条线路的造价给确定了再说。

  在办公室闲聊了一阵,几人又去食堂吃了饭各自才离去忙活去了,聂飞还得联系一下曾永安,他手底下的专业人才多,刚才吃饭的时候朱建华说了,当初甄友伟想要搞这两条线路,是做了规划的。

  只是几年前的造价标准跟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像材料、人工费什么的都在上涨,依照以前的造价肯定不行,所以只需要让曾永安手底下的造价人员过来利用现在的标准再核算一遍,基本上问题不大。

  聂飞他们明天过去,主要就是结合图纸上看一下,现在的地形地貌跟四年前有没有太大的差别,毕竟差别太大需要改动的话,这又将是一笔钱。

  对于聂飞的要求,曾永安是满口答应,立刻就让他手底下的造价师带着两个造价员赶往洪涯县,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就跟聂飞联系上了,请了两人吃个饭,连住处都不用安排,曾永安给了差旅费的。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聂飞就带着一行人先去了同南乡,乡党委书记马林海和乡长龙应文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竟然亲自到了县城边上等聂飞,说要给他做向导,顺便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这条管道,当初水务局就说要修,不过都四年过去了,今天总算是盼到了。”马林海高兴地说道。“聂书记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想要通自来水啊!”

  对于这两个领导的迫切心情他倒是可以理解,这里就跟当初港桥乡一样,都是打的水井,然后通过抽水泵的形式抽的,平时还好,打水井也是看那些选井人的本事的,找了一处水源不是很好的地方大井,一到夏天最热的那段时间,下面的井水就不多了,抽上来的全是带着淤泥黄水,根本没办法用。

  “现在我们也是过来考察一下!”聂飞就笑着道,“两位领导领着我们一路看过去吧!”

  因为调集了一辆金杯车,所以也装得下人,一路慢慢悠悠地开过去,聂飞是学建筑的,身边又有三个搞造价的,拿着图纸基本上过一眼,就知道这里的地形地貌有没有改变过。

  “虽然甄友伟坐牢了,但他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一点好事的。”彭正盛就笑着说了一句,这话也只能他们这些领导说,其他人还真不好讲,特别是聂飞,免得被别人说是在落井下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