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十六章 公关

作者:柯山梦更新时间:2019-03-15 04:08:42
  六天后大军接近青州府府城,在莱州府内行军时,他们几乎没有损耗随军粮食,直接用饷票在沿途屯堡购买,各综合门市也早有准备,在那些昌邑境内的屯堡相对坚固,大多建有堡墙,堡内还有坚固的仓库,因为昌邑靠近登莱的边境,屯堡要承担更多的兵站职责。

  登的屯堡实际上已经在往青州府渗透,不断有人用登州民籍在交界地区占地,青州府那个知府却不敢去管,民间有人来告状,他都压着不办,一拖了事。

  现在陈新靠着几次大胜如日中天,从中央到地方都得捧着他,唯一的刺头朱万年也被赶走了,外务司正在对那些缙绅进行分化,手段就是商业利益,但是金矿是绝不会让的。

  山东官场对临清的事情有所耳闻,谁干的很明显,不说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也最多说到商社头上,朝廷也绝不会为这种事情去收拾陈新。现在流寇威迫山东,与东昌府相隔不过百里,登州镇更显得重要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沿途的官员绝不敢在登州镇面前耍心眼,也不说隔一日提供粮草的事情,到了就奉上两日份的粮食,也准许登州镇派辎兵进城采购肉菜。

  登州镇在平乱时候有点名声,从来不抢百姓的东西,买东西从来都给现银,比那些奸商开的店好多了。民间的消息传得很快,所以周围乡间的农民都自己跑来卖,大多是自家养殖的一些家畜家禽,充分体现了中国农民的小精明。

  有些担郎也发现了商机,这支军队每天吃的肉蛋都不少,肉比较麻烦,蛋却可以放久些。他们自己挑着担子在乡间收蛋,里面用麦梗和壳等填上,然后追上军队,把蛋卖给这些大兵,然后第二日再次重复。

  陈新对这些担郎的体力惊讶万分,他们挑的担子都不轻,做生意赚钱的动力居然可以让他们赶上行军的职业军队。

  军队后面便有了一条小尾巴,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凡有路过的村庄。便有人到路边想买东西给登州兵,与他们上次跟孔有德一起行军时完全不同。

  登州镇的军粮以干米为主,主要提供必需的热量,另外便是一些腌肉和香肠,能够保存比较长的时间。但带不了多少,路途上能采购蛋和肉的时候,他们都尽量采购,随军还有一些茶叶和豆子,在无法获得蔬菜的时候,可以给每个士兵分派少量茶叶,或者用豆子发豆芽。以补充维生素。

  另外便是一些蜂蜜,根据救护兵在动物身上的实验,越新鲜的蜂蜜对伤口越好,放越久的蜂蜜消毒效果就越差。所以沿途采购新鲜蜂蜜也是军需官的职责之一。

  按照登州镇的采购规则,都是付现银交易,称重都用军队自带的称,并不缺斤少两。这一趟行军下来,青州府沿途都留下极好的名声。训导官和宣教员也乘机到处宣传,树立了不错的形象。

  四月十八日,登州大军才来到青州府府城,到达青州是中午时分,青州知府在城外迎接,大军在官道上停下,在河流边扎营,青州城外号鼓连连,一切显得井然有序。来看热闹的青州居民啧啧称奇,以前客军过境就如同遭灾,抢点东西都算好的了。而这支军队与以前见过的军队都不一样,不但不沿路抢劫,买东西还付现银。士兵的短装十分精神,按百姓的眼光看来,简直十分漂亮,尤其是对襟上的铜扣。这些漂亮的营兵从不离队,只有一些说话和气的人出来说话和采购。

  这样一来,这些老百姓也不怕大兵,围到兵营附近看热闹,一些头盔上有白色油漆的士兵过来让他们站到营墙五十步外,其他便没有任何阻拦,即便有些小孩淘气跑近去,他们也只是追上去把小孩抓出来,并不凶恶的打骂,总之是很亲切的。

  青州知府却不会被这个假象迷惑,他上次是亲眼看过陈新的跋扈,当年上千石的粮食和牛马车,陈新硬是咬定是一百石,连带马夫一股脑全部抢走了,陶廷鑨被吓个半死,余大成也只能看着干瞪眼,再看到陈新的时候也没敢说什么。青州知府看陈新当时那个架势,真是敢杀人的。

  现在登州兵比上次又多出一倍还多,军威更见雄壮,还有个在登州造反的辽将耿仲明在,加上那个皇帝近臣吕直,都是些猛人,青州知府哪敢摆官的谱,小心翼翼的见过吕直等人,还主动给陈新躬身行礼。

  这位知府大人提供了两百石粮食,还愿意提供一些民工,帮忙运送粮食到济南府边界,他既然给面子,陈新和吕直也是态度和善,与青州府的判官通知一一见礼,在城门寒暄一番后便入城接风,这群将官都带着亲卫进城,陈新的亲卫多达百人,虽然青州情报站报告没有任何异动,但他毕竟和很多人有利益冲突,还是决定小心为好,就连耿仲明也带了二十个家丁,城门还有一些镇抚兵守着,防止有人关门。

  关大弟此时就在北门外扎营,他的连没有解除戒备,全部就地坐在背包上,一旦出现异常,便可以就近支援城门。四月间的行军不冷不热,关大弟走得十分舒服,他现在是二级士官,钟老四原想提拔他为司级士官长,但申请交到兵务司就被否决了,因为关大弟至今没有通过最初级的化考试。

  他属于第五营第二千总部的第一连,连长是周少儿,千总就是钟老四。受这位千总官的拖累,关大弟一起跑去喝酒,也被扣了三月军饷,不过退养金没有扣,钟老四的副营官也变成了试副营官,再犯一次就要取消这个职务。

  关大弟很心痛这些军饷,钟老四也被祝代春一通臭骂,路上收敛了不少,再也不提喝酒的事,不过依然乐呵呵的,一路上专心制定训练计划。并且和祝代春一直在总结复州之战的经验,特别是对于分遣队的运用,钟老四现在越发觉得分遣队有用。分遣队的编制最早是斑鸠脚铳,主要用来破盾牌和提供远程火力,一般在大阵的两翼,后来成为了千总部一级的常设编制,最为第一轮齐射和阵战的预备队。钟老四自从在复州灵机一动把分遣队当成散兵用之后,便一直想把这条改进作战条理,给侍从室写了战术建议。然后由侍从室转给兵务司试验,这个途径便是陈新给中下层军官提供的一个途径,任何关于军队的改进意见都可以提,一经采纳就可以记军功分,更容易得到提升。

  钟老四现在便带着周少儿等人摆石头。偶尔还大声的争吵,部队由副连长带着,关大弟也一直在走神,朝着那些来看热闹的大姑娘小媳妇张望。

  等到火兵送来肉饼子,关大弟拿着饼子狼吞虎咽,这时几个小孩闻到肉香,拼命跑过来。凑在战兵面前闻香味,关大弟呵呵笑着,撕下一块给面漆那的一个小孩,那小孩接过就咬起来。跟着就被镇抚兵赶过来拖回了外围。“不吃给老子。”钟老四回头骂了他一句,关大弟傻笑了一下,钟老四没有再理他,继续和周少儿等人讨论。关大弟吃完正要用衣袖抹嘴巴,脸上却被一个硬东西硌了一下。他赶紧把袖子放下,上面缝着三颗扣子,根没法擦嘴巴,听说也是陈大人想出来的。

  关大弟只得从军装口袋里面摸出一根手帕,把嘴巴擦干净了,这时赵宣提着篮子,带了一些鸡蛋饼过去,给每个小孩发一小块,小孩们全都欢天喜地,大人则是没有的,不过小孩能吃到,他们也十分高兴。

  钟老四在那边听了动静,又在开骂,似乎他还想吃鸡蛋饼,关大弟听赵宣说过,这个叫什么公关,在补给充足的地区可以搞。关大弟不懂攻的那道关,不过看着那些百姓的兴奋劲,关大弟也感到很高兴。

  城门东边有人在搭戏台子,关大弟聚精会神的看过去,他已经听说有艺队同行,不知道小妹在里面没有,春节时候小妹带了信回家,说天天都要演出,几乎把登莱的屯堡都走遍了,春节期间还要加班加点演出,比平时还忙,所以没有回家。

  他一直想去艺队看看,但每天都被限制离营,今天总算是在艺队附近了,不过看那些人的身影,没有看到小妹。

  很快跑来一个便装的宣教员,他跟赵宣嘀咕一阵,赵宣很快过来找到钟老四,两人商议一番后,钟老四看了看戏台的位置,跟周少儿指了一下,然后周少儿便走到关大弟这边,“第一连第一长矛旗队听口令,起立!”

  五十名士兵齐齐站起,持枪静立,周少儿大声道:“长矛就地放下,到戏台边维持秩序,不得让台下看客冲击戏台,特别是不能殴打艺队员。”

  士兵放下长矛后,旗队长带队到了戏台两侧,士兵全部背手跨立,关大弟站在左侧,他行进中观察了一下,还是没能看到小妹,听说艺队现在有三支演出队,小妹不一定在这队里面。

  周围的百姓看到戏台子,纷纷围拢过来等着看戏,台下闹哄哄的,如同赶集一般热闹,有争抢位置争吵打闹的,还有一些小孩被挤得哭起来。

  这种情况还不需要战兵干预,一些镇抚兵和训导官去劝说,拥挤的情况缓解了一些,但依然十分嘈杂。

  台上很快就开始唱,一声女声响起,关大弟一个激灵,他平日听小妹唱歌很多,早就十分熟悉,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小妹的。

  队长就在身边,他站着不敢转头,看不到小妹的样子,就是听着小妹的声音咧着嘴傻笑,那队长两次从他面前过,莫名其妙的看了关大弟两眼,没见谁听戏听成这个样子的。

  演到两人定亲的时候,台下一片的嬉笑声,老百姓总是喜欢看男女暧昧啥的,很快成亲了,鞑子黄台吉上场,立即斩杀了几个参加婚礼的亲友,台下一片叫骂,关大弟虽然看不到台上,但也听得咬牙切齿。

  此时小妹在台上大声尖叫,台下几个男子就要往台上冲。

  “第一队拦住他们!”队长一声叫喊。关大弟等人立即跑过去拉住那几个人,他乘着这个机会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胖鞑子正淫笑着拉扯小妹的衣服,小妹正在惊慌的哭喊,关大弟脑袋中轰一声响,一股热血冲上来。

  他脑袋中啥都没想,一把松开抓住的百姓,双手一撑就跳上台子。

  小妹只看到有人上来,马上大喊道:“又来了。胖子跑啊!”

  那胖子居然反应很快,放开关小妹转身就逃,但他那里跑得过关大弟,刚跑两步就被关大弟扑倒在地,台上一片惊叫。关大弟劈头盖脸的朝着那胖子乱打,台下满是喝彩声音。

  “杀鞑子!!”

  “登州兵爷好样的!杀鞑子啊!”

  唐玮捂着面门惨叫,在地上团团打滚,他也看到是个战兵在打自己,开始还求饶,后来看对方丝毫不停手,改为破口大骂。一边还喊着。

  关小妹目瞪口呆了一会,总算认出是自己的哥哥,突然哈哈大笑,上去拉着关大弟的手臂喊道:“哥啊。是你啊,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不是在旅顺嘛?”

  此时台上台下一片大乱,战兵挡在台前。不准那些百姓上台,艺队的领导也跑过来拉住关大弟。关大弟临被拉开,还使劲踢了唐玮两脚。

  关小妹则拉着他哥的袖子又哭又笑,然后小心的摸着关大弟脸上的疤痕。

  关大弟气喘吁吁的对关小妹道:“小妹别怕,俺替你揍这个混蛋。”

  小妹噗嗤一笑,“哥,这个是俺们艺队的队员,只是演戏的,不是真鞑子,他不是真要抢俺。”

  “我看到的,他就是来拉你。。。”

  “那都是演戏嘛,下台就是队友啊,再说他咋抢俺,他真打都打不过俺。”关小妹有些得意的道。

  这时关大弟的队长气急败坏的跑上台来,跟艺队的队长不停道歉,连周少儿也过来了,艺队演员挨打的事情发生很多次了,他们这些军官都是听过的,他对艺队队长道:“是在对不住,这兵是个直性子,没有坏心思,下来我们一定处罚他。”

  周少儿说完又给地上的唐玮道歉,唐玮在地上打着滚,大喊道:“战兵打战友,违反军律,你不处罚他,俺就告到军法队!”

  周少儿急得搓手,只得对着关大弟臭骂。关大弟此时也知道不该打了,耷拉着脑袋,还不知道这次会被怎么处罚。

  关小妹对着唐玮就是一脚,对唐玮吼道:“他是俺哥!”然后她对着其他队友高兴的道:“这就是俺哥,咱们登州镇第一个一等白刃突击勋章就是他的!”

  刚才台上太乱太嘈杂,周围的人此时才听明白,高大俊朗的徐元华马上凑过来,对周少儿低声道:“这位大人,这事没有啥,这胖子经常挨打,不算什么大事,俺二叔是民事部的徐司长,请你不要处罚关大哥。”

  周少儿暼了徐元华一眼,没有说什么,转头去看那个胖子兵。

  唐玮听到关小妹刚才喊的,眼珠转转对周少儿道:“这位长官,请千万不要处罚这位英雄,我平日间最佩服这些英雄了,俺就是胖了点,俺其实最喜欢战兵了,这位关大哥听说还在辽南出生入死,俺被他打了俺高兴,他只是一心要护着妹妹,俺理解,理解,俺遇到得多了,俺不追究,。”

  “这个小长官,你听到没有,胖子都不追究了,你不许处罚俺哥。”关小妹对着周少儿大声道。

  “那行。”周少儿巴不得如此,眼看军法官没在旁边,赶紧对关大弟道:“关大弟,给这位战友道个歉,这事就算过了。”

  唐玮抹了鼻血马上道:“大舅哥。。。不是,大弟哥,不用道歉,快下台去吧,等会军法官来了就麻烦了,不过以后别再打演员了,俺也很辛苦的,俺虽然演坏人,可真是好人啊,倒是有些演好人的,下来才真是坏人,以后您要揍,就揍那种人好了。”()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