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八十五章开饭

作者:李闲更新时间:2017-08-10 12:59:52
  g市,就算以现今出现的为数不少的通念境强者,甚至无惧境强者已知也已不下三十位的情况下,亦从没人有胆气提出去围剿g市进化兽老巢的提议。

  倒并非是他们不想,也不是他们惧怕那些所谓的四阶、五阶,其实就算是真正遇上的战兽使,人类一方也有自信能够战而胜之,虽然那可能将是一场惨烈战役,可至少获胜的希望不会小。

  但关键的问题是,g市,最强使徒栖息地,一只足以令现今无数强者感到绝望的怪物,正盘踞在那里。这使得,即便好些有心想大胆一试的强者,都不得不没了脾气。

  而在这个强大进化兽靠实力,呈阶梯占有领地的g市,外围却生活着一个人类,一个已经在这里生存了一年的人类。

  刚开始的时候,为了驱逐这么一个异类,进化兽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甚至牢不可破的实力阶梯都因此暂时出现断层。直到最后,一只战兽使以绝对干净利落的姿势被人类一脚踏成粉碎之后,其散落的身体碎片所具备的恐怖威慑,才总算领人类强者所定居的地方成为了一处属于进化兽们的新禁地。

  作为一只新生的使徒拟态,虽然具备着人类的外形,但是对于人类的行为却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向那片属于进化兽禁地的地方,亦不知道会迎来怎样的结果,但头脑里却貌似有那么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着他,他生存的意义便是掌握人类的知识。

  好不负责任的话语,但他要是不按照指示做的话,那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的声音,恐怕会令他的脑子炸掉的。

  他光着脚,腰间缠着还沾满了鲜血的布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多此一举的用布块缠绕住身子,但貌似这样做了之后,他实在感觉心里踏实了几分。

  别再前进,不然他会死!

  他知道,因为他做过了长达三月的观察,只要跨越过地上那条小沟,不管是多么强大的进化兽,最后都化成了血雾。

  可就算那些愚蠢的无脊椎进化兽,都知道必须通过接触交流才能了解这样浅显的道理,他可不认为单是这样远距离的观察人类,便能够了解人类。

  所以,今天,他怀着哪怕一死的决心,也要与那人类搭上话的准备,深吸了口气,跨过了那条线。

  很好,果然没有第一时间被攻击,显然就算是强大到令进化兽都感到恐惧的人类,也免不了要休息的时候。趁着这个时间,他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情,甚至......

  唐真睁开眼睛,随手拉开挡在自己面前如同稻草一般的乱发,这才见到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孩子,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的脸。空洞的眼睛里,并没有丝毫波动,甚至见着小孩手中握着的热水,他很是平静的摊开了自己的手掌。

  于是,在小孩愣神良久之后,盛又热水的杯子落在了他的掌心。

  仰头,润了润有些发干的喉咙,他这才望着小孩子,道:“回去告诉使徒,别来烦我,不然,我摘了它的核心。”

  “吼!”

  大地突然震动,貌似拟态的观感,使徒一样能够身临其境。

  “桀骜不驯的兽性不该,你永远无法明白平凡的人类,为何会那般强大,说实话,就算是我遇上了那三个人,也只有夹着尾巴逃命的份儿。你能捡回一条小命,早该烧高香了。”

  是的,谁也不曾知道的是,擎天宫的人,真的再次出世了。而且就在五个月前,找上了这只公认的最强冤大头使徒,结果可想而知,最强使徒惨败。

  花了近两月恢复伤势,并重新造出眼前新的拟态的使徒进化兽,开始对人类发自内心的忌惮。这些曾经是不被它放在眼里的蝼蚁,却一次次毁灭了它的身体,第一次是核弹,第二次是擎天宫。由于忌惮,所以想要了解,在它的意识中,是只要吞噬了其他几只使徒,便能够进化成为完全状态生命的强大存在,因此人类的存在除了提供些许养分之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剔除必要。

  这就像眼前明明放着几大块蛋糕,谁还会去在意散落在桌上的几粒芝麻一般,当然,谁也无法保证,使徒在吃完蛋糕的时候,会不会对芝麻也开始产生了兴趣。

  于是,怀着对人类好奇的迫切需求,这只拟态对他进行了长达三月的生活习性观察。

  唐真与使徒做了邻居,为了将唐朵带回土生土长的地方落叶归根,实在没空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但说实话他对擎天宫好感欠俸。因为从理论上来讲,要是没有擎天宫的存在,徐景寿还是那个逍遥自在的隐士,徐常安也过着自己无忧无虑的内江湖日子,即便是有om病毒搅局,那这两个人,也一定会站在积极向上的角度,保护人类吧?

  不过,要说就因为这样的原因,就找上别人算账报仇,未免也太过牵强了些。

  五个月前的那一战,也让他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便是使徒的黑色触须,是并不具备隐藏能力的。而当初与常安交手的最后时刻,他也终于彻底明白了陨石核心的存在。

  如果说,当初被常安一枪击杀,他能够活过来,是因为使徒核心的第一种能力的话,那么之后使徒之眼与陨石核心初步融合,所产生的隐匿能力,便是他得到的第二种能力。

  至于之后,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的恐怖身体,并非能力生化,而是常安强大之极的攻击力,不但震碎了他的内脏骨骼,甚至连一只隐藏在他心脏位置,不曾化开的陨石核心,亦一并将其震碎。

  也在那个时候,他彻底与陨石核心融合,令他成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定义的生命体。

  对此,他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因为他整颗心都交给了悲伤来左右。

  面对使徒拟态,说他是坦然都显得过了些,因为自始至终,他的心境便平静异常,一潭死水。

  “不过,跑出来搞事儿的擎天三傻,可不像当年我们,炸了一炮,便不了了之了。估计确定了你的战力,等到将天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在开始对你等使徒进行屠宰大会吧。”

  “吼!”

  “别吵,再吵赶紧跟老子滚出去。”

  见唐真莫名其妙的发火,使徒拟态一脸委屈的盯着唐真。

  “那...那要怎么办?我...我不想死。”

  闻言,唐真忍不住多看了使徒拟态两眼,不得不承认,使徒不但进化速度惊人,就连学习能力也是超强的,至少上一只被擎天三傻给轰杀掉的拟态,可只知道瞎嚷嚷来着的。

  “不知道。”

  “能够...教我...他们口中的叫做元灵的能量吗?”

  唐真眉头一挑,教会了你,杀了擎天三傻,谁还能治住你?

  他闭口不言,转身盯着身后的三块墓碑,顿时整个人高才还露出的些许生气都跟着迅速的消失殆尽。

  拟态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何聊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理会他了,难道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人类的确麻烦的要命,什么事情都喜欢拐弯抹角,但此时有求于人的他,不得不努力的去适应唐真的说话方式。毕竟,就唐真的分析来看,那三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还会再来,而且绝对不会失手的下一次便意味着再次见到那三个人,它的生命便是走向终点的时候了。

  就这样,从早上到傍晚,一个人沉溺在痛苦又幸福的人生回忆中,一个拟态却思考了他说的两句话里,到底是那一句,哪一个小节,哪一个字词,有失误。

  可貌似它的确没有人类的思维回路,于是只能放弃,不过,好像这时候,是该唐真每日生活做饭的时候了。

  米,是前几天才从s市采购的,底下的小进化兽们汇报的,中途唐真还顺手解决了一只四阶同伴。口口声声说着不问世事,到头来还是不忍心看着人类遭殃嘛,所以说,人类的思维很复杂。

  三个月的观察可没有白费,至少这种简单的烧火做饭,他还是有自信能办到的,只是明显让营养流失的吃法,它表示极不理解。或许,将唐真视为观测本身便是一件极为不可信的事情,因为唐真自己就是一个天大的异类。

  唐朵死了,是即便他割下自己的血肉填进其肚子,亦无法复活的那一种。

  每一天翻开关于家人的回忆,便是他现在乃至他自认今后,都将一直进行着的唯一事情。

  回忆是温馨感动的,但面对眼前的三块墓碑,却宛若刀子,一刀刀的在对他进行着凌迟。他是在自残,对于什么都没有挽回的他,进行的自我惩罚。

  突然,有浓郁的米香钻进了他的鼻腔,令他忍不住扭头回望。

  “开饭了。”

  拟态小男孩,粉嫩的脸上满是柴灰,他正露出完成一件伟大事情的自豪笑容,显得那么阳光质朴。

  貌似收个使徒做仆从,很有意思。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