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91章五行敛息术

作者:西园林更新时间:2019-02-23 16:22:45
  “还是由道友指定”。梁子诚马上说道。

  “好”。无为子看了看梁子诚,随后便说道:“天机金丝带可有”。

  “无道友请看”。梁子诚的手一番,随后便出现了一个盒子。

  梁子诚轻轻的将盒子打开,随后便有一道金光飞了出来。

  无为子的双眼紧紧盯着盒子中的宝物,眼中露出了一道贪婪的目光。

  “梁道友,需要什么宝物”?无为子看向了梁子诚。

  梁子诚收起玉盒之后,才说道:“灵火结晶”。

  “可以”。无位子点了点头,随后手一翻便有一个灵火结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梁子诚看过之后,便点了点头,随后他便把目光放在了韩飞的身上。

  韩飞见梁子诚看来,马上便上前一步说道:“你可将白袍心经带来”?

  “正在在下身上”。梁子诚的手一翻,随后一本书籍便出现在了梁子诚的手中。

  韩飞扫了梁子诚手中的书籍几眼,随后便说道:“梁道友还是需要灵火结晶”?

  “不”。梁子诚摇了摇头,随后便说道:“听闻韩道友,有一颗天基石”?

  韩飞震惊的看向了梁子诚,这颗天基石可是他前不久在一处古修洞府内得到,得到这个天基石之后,他连谁都没有告诉,怎么梁子诚却知道。

  “不错,在下有一颗天基石”?韩飞虽然很震惊,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不知天机石如何”?梁子诚马上说道。

  韩飞听到梁子诚需要天基石,犹豫了一会儿。随后他小心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一名方脸筑基修士,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可以”。

  梁子诚也跟随着韩飞的目光看向了那名筑基修士,发现只是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

  梁子诚的目光也在那名筑基后期修士身上打量了一下,这名筑基后期修士只是一名相貌普通的修士,根本看不出任何的过人之处。

  只不过他的不知道修炼也什么功法,梁子诚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寒意。

  不过很快梁子诚便不将这名筑基后期的修士放在心上,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根本就不可能左右他的赌局。

  “好,诸位道友,我们先进山门吧”。无为子见赌约达成便指着身后的山门说道。

  “无道友请..”。王继华连忙说道。

  “诸位请..”。无为子说完便在前方开始引路。

  很快无为子便为梁子诚等天机宗的修士,安排了住宿。

  由于筑基会武是这个月十五号,还有十多日的时间,众多的同门师兄弟也纷纷在五行门内游玩了起来。

  梁子诚也第一时间拿出了妖塔传送阵,开始挑战十五层妖塔。

  四月份的第一次十五层妖塔挑战,梁子诚获得了一瓶筑基进阶丹。

  四月份的第二次十五层妖塔挑战,梁子诚获得了一瓶普通的符咒。

  四月份的第三次十五层妖塔挑战,梁子诚获得了一本书籍。

  书籍的封面上画着一个红色的书籍,书籍上写着《五行敛息术》

  《五行敛息术》:一种高级的敛息术,能够隐藏修士的修为。

  《五行敛息术》:敛息术修炼入门同修为不可看透。可将修为压低一小境界。

  敛息术修炼小成同境界不可看透,可将修为压低两小境界。

  敛息术修炼大成高一个境界不可看透。可将修为压低一个大境界。

  《五行敛息术》:修炼《五行敛息术》的修士身上有股淡淡的寒意。同阶修士不可感觉到这股寒意。

  身上有股淡淡的寒意?梁子诚想到这里立刻想起几日前在宗门山门前碰那名筑基后期修士。

  韩飞是扫了那名筑基后期修士一眼,随后便直接答应了梁子诚的要求。

  而无为子更是自信满满的,好似梁子诚的宝物一定是他的一样。

  那名修士,虽然相貌普通,修为也是筑基后期但却能够和众多的金丹修士一起前来迎接梁子诚一行,而且身上却有一股淡淡的寒意。

  难道那名筑基后期的修士是一名金丹修士?

  想到这里,梁子诚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如果那名修士真的是一名金丹修士,那他这次的赌约可能会失败。

  如果筑基会武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元婴修士来观看,那他还可以作弊,如果有元婴修士来观看,那他只能失败。

  第二日一早,梁子诚马上将鲍兴叫了过来。

  “参见梁师叔”?鲍兴来到梁子诚面前之后,便直接行了一个礼。

  “免礼”。梁子诚挥了挥手,随后便说道:“那日山门前,你可感觉到一股寒意吗”?

  “寒意”?鲍兴疑惑的看了看梁子诚,随后便说道:“师叔,在下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梁子诚一听鲍兴的话,便已经确定那名筑基后期修士有问题:“你去帮我将五行门参加筑基会武修士的名单弄来”。

  “遵命”。鲍兴拱了拱手,便准备离开了这里,

  “师叔,您还有什么吩咐”?鲍兴看着梁子诚说道。

  梁子诚看了看他,随后便说道:“如果这份名单中出现了前几日来迎接的筑基后期修士的名字,你就打探一下他的消息”。

  “师叔,那日有好几名筑基后期修士前来迎接,您可以具体说下是谁吗”?鲍兴小心的问道。

  梁子诚看了看他,随后便说道:“就是那名站在韩飞身后的方脸修士”。

  “师兄,放心我一定打探清楚”。鲍兴拱了拱手之后,便直接离开了这里。

  梁子诚看到鲍兴离开之后,便站起来看向了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时辰之后,鲍兴便再一次出现在了梁子诚的面前。

  “参见梁师叔”。鲍兴连忙向梁子诚行了一个礼。

  梁子诚立刻看向了鲍兴,随后便说道:“可打探清楚”?

  鲍兴点了点头,随后便将一张纸张递到了梁子诚的面前:“启禀师叔,全在这个上面”。

  梁子诚马上接过了鲍兴手中的纸张,随后便问道:“可打探清楚,那日的方脸筑基后期修士”?

  “只打探到他叫马南,其他的都没有任何消息”?鲍兴马上说道。

  “没有任何消息”?梁子诚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恩”。鲍兴点了点头,随后便说道:“他这次是直接加入筑基会武的队伍,根本就没有通过考核”。

  “可有他的入门消息”?梁子诚再次问道。

  “启禀师叔”。鲍兴拱了拱手,随后便说道:“我已经打探一遍,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入门”。

  “可有他宗门各大小比的成绩”?梁子诚再次问道。

  “启禀师叔,宗门各大小比从来没有进过前三百”。鲍兴再次说道。

  梁子诚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如今他已经百分百确定马南就是一名金丹修士。

  “马南现在在什么地方”?梁子诚再次问道。

  鲍兴拱了拱手,随后便说道:“马南在望得酒楼和几名师兄弟喝酒”。

  “恩”。梁子诚点了点头,随后便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遵命”。鲍兴抱了抱拳,随后便直接走了下去。

  梁子诚将手中的资料小心的看了一遍之后,便直接走向了一旁马青的客房。

  “马师兄..”?梁子诚在他的客房门口叫了一声。

  “梁师弟,你怎么来了”?马青打开客房之后疑惑的看着梁子诚。

  梁子诚拱了拱手,随后便说道:“今日正好空闲,想请马师兄到酒楼喝杯酒”。

  “哦“。马青看了看梁子诚,随后便说道:“梁师弟相邀,师兄自然奉陪”。

  “马师兄请”。梁子诚说完便和马青一起向五行门的坊市走去。

  梁子诚进入坊市后不久,梁子诚便发现了望得酒楼。

  “马师兄,请”。梁子诚率先向望得酒楼走去。

  马青点了点头,随后也跟在了梁子诚的身后。

  “前辈,你楼上请”。掌柜一看到梁子诚进来,马上便恭谨的迎了出来。

  “马师兄请..”。梁子诚一边偷偷的打量着这里的修士一边走向了楼梯。

  只不过这个第一层只是一群练气修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筑基修士。

  梁子诚刚刚来到二楼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寒意,随后他便朝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马南正在和几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在那里喝酒,梁子诚和马青到来之后,他们便停止了饮酒。

  梁子诚手掌一翻,出现一个圆形小盒,盒中充满细沙一般的东西,等他安静的放在手心后,细沙慢慢汇聚,随后便有一丝细沙飞向了马南。

  “梁师弟,那些筑基修士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先上楼”。马青见梁子诚停下来,连忙说道。

  “恩”。梁子诚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马青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包厢内。

  “将你们这里的招牌菜上几分,然后在来几壶灵酒”。一坐下来之后,梁子诚便直接开口说道。

  掌柜向梁子诚和马青拱了拱手之后,便直接退出了包厢。

  “马师兄,刚刚你有没有在二楼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寒意”?梁子诚立刻问道。

  马青疑惑的看了梁子诚一眼,随后便说道:“梁师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寒意”。

  “是,师弟弄错了”。梁子诚连忙拱了拱手。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