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七百一十三章 万事俱宜封地蜀

作者:寒山孤松更新时间:2019-01-31 02:47:26
  话说这松柏跟随朱淑雯,前往这后宫陈贵妃处,准备商讨这前往封地巴蜀之事,路过宫门之时,一个黑影闪过,顿时停下来了脚步。

  “怎么回事啊?干嘛不走了呢?是不是遇到熟人了呢?”朱淑雯看着松柏折返去门口,遂既转身过来问道。

  “刚才好像真的遇到熟人了,就是看看而已,没事没事!咱们走吧!”这松柏来到门前左观右望,只见这深巷左右,早就没有了人的踪迹。

  松柏拍拍朱淑雯的肩膀,在太监宫女的带领之下,径直朝着陈贵妃的寝宫行去。

  朱淑雯刚一进门,看着这堂上端坐的陈贵妃,遂既快步奔行过去,将其拥抱在怀里。

  “雯儿!这么晚来母妃寝宫,到底所为何事是也?莫不是又惹下什么祸端,想要母妃替你摆平啊?”这陈贵妃拍拍朱淑雯的后背,摇头叹息言道。

  “哪里啊?瞧你这话说的,好像女儿只知道惹祸,就不能前来探望母妃你了啊?”这朱淑雯小脸羞得通红,低头扭着衣襟一角言道。

  “那你倒是说说啊?这么晚前来寻找母妃,到底所为何事啊?不会就是敬一杯茶吧?”这陈贵妃接过朱淑雯递来的茶碗,一边品茶一边不停地盯着她通红的脸庞。

  “好啦好啦!那我就实话实话吧!你进来吧!”朱淑雯转身过来,对着门外的松柏喊道,这才跨过门槛,朝着这陈贵妃行跪拜之礼。

  “起来吧!原来是年轻有为的庆宁王啊?还以为你去了封地,想不到还在这京师之内啊?”陈贵妃挥手示意平身,吩咐这宫女赐坐言道。

  松柏站起身来,低头退到这椅子旁边,却始终不敢言语,一直低头弯腰默默无语。

  “我说庆宁王,你这是怎么了呢?这是我的寝宫,没有外人在此,放松放松!不要如此紧张了!有话好好说!本宫替你做主!”这陈贵妃递过眼色,太监遂既弯腰过来递上茶碗。

  “承蒙贵妃厚爱,在下受宠若惊,一直听闻兄台陈直言起,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啊!”松柏低头谢过陈贵妃,把话题扯开,先拉起家常。

  “是吗?我那兄弟就是喜欢结交江湖朋友,我也是没有少担心于他,平时又很少来我宫中,听闻今日你们一起入宫面圣,也没有看到他来看望这个姐姐,哎!”这陈贵妃一听提及兄弟陈直,有些黯然神伤是也!

  “哎呀!还是我来说吧!你们这闲扯了半天,都没有到正题之上,母妃!我想跟庆宁王去封地巴蜀,希望母妃成全!”这朱淑雯行了过来,揉肩捶背着言道。

  “什么?你打算去巴蜀封地?这怎么成?你那皇帝老爹也真是的,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居然愿意让女儿去偏远不毛之地,哪都不能去,好好给我待在这寝宫之内,送客!”这陈贵妃突然一声令下,门外的宫女太监纷纷低头弯腰进来。

  “母妃啊!眼下有弟弟在你身旁,况且我也不是不回来了,每年一次回宫见你,你也可以跟随父皇西南狩猎,求求你了!”这朱淑雯跪低地上,摇晃着陈贵妃的右手言道。

  “糊涂啊!你父皇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真的答应下来,我脑袋有些疼痛,你们都退下吧!女大不中留啊!”这陈贵妃捂着脑袋,退坐到椅子之上。

  这出宫的路上,松柏始终感觉屋顶之上有人,遂既送回这朱淑雯,跟随着太监往宫门之外行去。

  “驸马爷!奴才就送你到这里了,改日你们完婚之时,再去讨杯水酒喝喝。”这太监送出宫门之外,径直转身回宫而去。

  这一路之上,松柏始终感觉有人跟踪,回头望去之时,街面又恢复如初,只有那狗吠之声不绝于耳。

  南城县衙门口,陈月静早就等候多时,看着这松柏快步奔行回来,众人纷纷上前迎接,一起往这后院厢房而去。

  “怎么样了?这皇帝应该没有为难于你吧?”陈月静上得前来,关心问询言道。

  “皇帝已经答应我们后日离开,前往这西南边陲驻防,只是跟我所想一样,原来调拨我去巴蜀驻防,真的是为了乌斯藏,咱们进去再说吧!”松柏关上门扇,众人纷纷坐低桌旁。

  “答应下来就好啊?这京城始终是非之地,你为人正直,根本不适合在官场上打拼,离开这里最好不过了,免得到时候惹祸上身。”春兰提着刚沏的热茶,满脸堆笑着过来,给众人纷纷倒满了杯中。

  这几日之后,陈贵妃耗不过朱淑雯的纠缠,最终同意了下来,因为这有关皇家尊严,要是公主未婚先孕,岂不是让天下贻笑大方。

  这为了二人的婚事,松柏前去封地巴蜀,不得已又向后推迟,待这选择良辰吉日之后,皇上赐婚下来,因为驸马爷要离开京师,就选择在南城县衙大办宴席,众人纷纷前来道贺,王公贵胄络绎不绝是也!

  这完婚后二位新人,来不及在京师多待,便有圣旨送达,众人草草一番准备,离开这京城而去。

  松柏站在这船头之上,挥手给京城的兄弟告别,朱淑雯身怀六甲,不适宜骑马坐车,所以选择走水路而下,往巴山蜀水而去。

  这西宁虎卫大营的守将,还有这丐帮的兄弟,站立在码头之上,都不停擦拭着热泪,依依不舍挥手告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又不是不回来了,公主啊!这里风大,赶紧进去歇息吧!”春兰行了过来,搀扶着朱淑雯进去船舱之内而去。

  陈月静赶紧靠坐过来,将朱淑雯靠着自己的肩膀,摸摸她的脑袋言道:“公主别哭了!又不是不回来了,这也就半个月的行程,只要是你想你母妃父皇,叫当家的送你回京,别气坏了身子,肚子里的孩子可守不住啊?”

  这船舱内原本一阵欢呼,庆贺着松柏前往封地巴蜀,这公主满脸的泪痕,众人这才散开而去,纷纷坐低了下来。

  这夜半三更之时,“砰”的一声传来,众人顿时梦中惊醒过来,遂既撩开这窗帘,不禁一阵惊呼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