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就凭他

作者:朱郎才尽更新时间:2022-08-15 23:26:34
  黄昏时分,三个狼狈不堪、一瘸一拐的乞丐出现在了苏州闾门里福禄街。

  正是大伯朱守仁一行。

  “是这里吗?”夏羌捂着被狗咬的屁股,看着街道两侧一座座高宅大院,心生敬畏的说道,“瞧瞧这宅子多气派,这里可都是朱门钟鼎之家,要是不小心冲撞了贵人,那可就麻烦了。以咱们现在这身行头,可不会有人对咱们客气半分。”

  “不会错的,问到了三个人,都说是就住在闾门福禄街,门口有两个大狮子,门匾写着‘朱府’两个大字,咱们都把眼睛瞪大了,可别错过了。”

  胡炜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一脸笃定的说道,这个消息是他打听出来的,不会错的。

  为了打听到这个消息,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一条该死的狗咬了一口。该死的狗,咬哪不好,就逮着屁股咬,搞得现在每走一步都腚疼。

  好的,上天是公平的,他们两个也都被狗咬了,还都是屁股,这让他心里稍稍平衡了些。

  “快看,前面就是朱府,门口还有两个石狮子,找到了。”

  大伯朱守仁在前面兴奋的大喊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着朱府大门小跑了过去。

  “哎,那个讨饭的,止步!这里是正门!要讨饭去后门,我家少夫人心善,知道近来逃难来苏州的人多,特意令人在后门布膳,你们要讨饭就去后门。”

  守门的护院看到大伯朱守仁这个一瘸一拐的乞丐向门口跑来,不由伸手呵斥道。

  这乞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这是正门,是你们乞丐能登的门吗?!

  护院明显是练家子,一举一动都有几分气势,大伯朱守仁被镇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哪个,哪个,误会,误会了,我们不是讨饭的乞丐。”

  “对对,我们不是来讨饭的。”紧跟过来的胡炜和夏羌也都跟着解释。

  “你们不是来讨饭的?乞丐不讨饭,那就是来捣乱讨打的了?”护院晃了晃脖子,发出一阵噼里啪啦声,抬脚走下台阶,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

  “等等,等等,我们不是来讨饭的,更不是来捣乱讨打的,我们是来探亲的。你家老爷是不是叫朱平安,我是他大伯朱守仁!”大伯朱守仁连忙大喊道。

  护院停在了大伯朱守仁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你可知冒充亲戚的后果?!”

  “不管什么后果,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亲戚。”大伯这点倒是不虚,毕竟他确实是真的。

  很快,大伯朱守仁驾到的消息传到了后院。

  当时,李姝正在画儿的搀扶下散步,一个丫头上前小声禀告:“小姐,前院传消息说,有三个乞丐登门,其中一个自称是姑爷的大伯朱守仁,说是来找老爷的。”

  “朱哥哥的大伯朱守仁?他怎么来了?”李姝听后,不由微微蹙了一下柳眉,然后对一个丫头吩咐道,“是这样,你让从村里跟来的刘妈去前院认人,如果确实是朱哥哥的大伯朱守仁,就让管事把他们安置在前院,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然后再问问他来此有何贵干。问清楚后,不论是什么事,都一律回,我一个妇道人家,不便见客,等朱哥哥回来再说。然后派人去大营告诉朱哥哥。如果是冒充的,那就让人打发了出去。不要伤人。”

  对于这个便宜大伯,李姝可是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顾惜朱平安的面子和声誉,担心朱平安被扣上不敬长辈的帽子,肯定给他吃一个闭门羹。

  他找上门肯定没什么好事。

  倒不怕他打秋风,而是他带两个陌生人,千里迢迢而来,不知道又要做什么妖呢。

  他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可是惹事生非、捅娄子的本事却不低,不得不防。

  “遵命小姐。”小丫头领命而去。

  刘妈是从上河村跟过来的,对于上河村还有下河村的人都认识,何况朱守仁在下河村的名气不小(不好的名气),自然是认识朱守仁的;尤其是两家结亲以后,朱家的人,刘妈都近距离见过。由她去前院辨认,不会认错的。

  “小姐,我也认识姑爷的大伯......”画儿在一旁自告奋勇的说道。

  “他大伯是什么样的人,你在村上没听过吗?以前他在镇上滥赌,借高利贷,却签公爹的名字,害的公爹被打;借着攻读的名义,在县城风花雪月,不干正事,把家底都掏空了,害的朱哥哥上山采药赚钱;朱哥哥高中后,他还常常恬不知耻的说是他给朱哥哥蒙的学,哼,满口胡言,朱哥哥小时候请他蒙学,他以攻读备考没时间为由推托,反倒把朱哥哥赶去放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那两个朋友肯定不是什么好货,少搭理他们。”

  李姝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哦,差点忘了他在下河村的骂名了......”包子小丫鬟画儿吐了吐舌头。

  过了一会,大约盏茶时间,小丫头就跟刘妈从前院认人回来了。

  “小姐,我去前院确认了,那人的确是姑爷的大伯朱守仁,虽然披头散发、一身狼狈,但是他那张自命不凡的脸我不会认错的。”刘妈上前禀告道。

  “还真是他......”李姝对此并没有多少意外。

  “小姐,你不知道,他有多大架子,对我们颐指气使不说,还端着一副长辈的架子,说什么让小姐去拜见他......”小丫头忍不住告状道。

  呵......

  李姝闻言,嗤笑了一声。

  “哼,多大脸啊,他以为他是谁啊,还让小姐去前院拜见他们,一点规矩礼节多不知道......我说小姐身子沉,行动不便,且姑爷不在,小姐不便见外客,等姑爷回来再说。”小丫头声情并茂的接着禀告道。

  “他来找朱哥哥,要做什么?”李姝问道。

  “他神神秘秘、自命不凡,说什么是来干大事的,来助姑爷一臂之力,助姑爷建功立业,送姑爷一场荣华富贵,送姑爷青云直上、封侯拜相......”

  小丫头一脸无语的回道。

  “就凭他?!”包子小丫鬟画儿闻言,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