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三十六章 门脸改造

作者:掇刀虎牙关更新时间:2019-02-23 09:32:39
  “兄台,你吐啊吐的就会习惯了,如果还不习惯我就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是不是喜当爹了”陈天星见人嫌弃自己的歌曲就毒舌回应道。

  “嘿,老板,哪种生物还能自己给自己当爹又当妈?”有人起哄。

  “这个就不用举例了吧?说起来恶心,比如蚯蚓蜗牛蚂蟥水蛭石斑鱼,哦,还有东方不败”

  “小老板,别说了,再说不买你的锅盔了?我记得你们好像是个乐队吧?什么时候再表演一下呗?”

  “想听歌是不?我来给你一段纯音乐如何?”陈天星派完这一炉子锅盔,开始揉面,噼里啪啦的果然有节奏感。

  动次动次咚咚哒,咚哒咚哒啪啪啪。

  这面团墩在面板的声音和用手掌拍面团的声音糅合,居然是大学生自习室的韵律。

  “牛啊?开口唱两句啊?”后面的人就催促道。

  “歌曲那是艺术,你让我在这儿给你们表演艺术?加钱不?”陈天星就翻着白眼问道,揪出几个面团,拉扯成鞋垫形状放进炉膛。

  “你唱了我多买一个锅盔”有人起哄。

  “不干,我只卖身不卖艺”陈天星大义凛然。

  众人哄笑,两点多结束这一波高峰,陈天星又擦擦手四处闲逛去了,想想就给八哥陈天燕打个电话,让他派人来给自己的两个门面量尺寸做灯箱等装潢事宜。

  这儿离八哥陈天燕和楚街电子的旗舰店只有一条街道,陈天燕不到十分钟就开车过来了,他也骚包的弄了辆小红旗。

  “你在这儿做什么?你把你的锅盔炉子弄来这儿了?真卖起锅盔来了?你这不是扯嘛?”陈天燕看看情况,跟认识的楚晨雪打个招呼就跟陈天星掰活。

  “我闲的蛋疼不行啊?这两个门面是我的了,你量一下尺寸,做两个灯箱,门面用胶合板贴一下,要看的干净整洁就行了,里面的墙壁也给我弄干净,我这儿有效果图”陈天星就从阿狗的背包里拿出几张纸来。

  “行,这么点事也把我叫过来?给我一个锅盔”陈天燕看两眼也没在意,两个门面不过五六米的门脸,能费多大功夫?

  “钥匙给你两把,给我快点,这个锅盔就算我的装潢费了”陈天星就催促道。

  “你还真是抠门,这也要点钱的,你给一点成本呗?”陈天燕就埋怨道。

  “好啊,你要多少?那我开业那天弄个典礼仪式,八哥,你的红包可别给少了”陈天星就嬉笑道。

  陈天燕没话说了,这个门脸全部弄下来成本不会过两千,真让这个不要脸的十七弄个开业典礼,他做八哥的没有一千拿不出手,而且还有王半月肖佳武钱小慧双杨那一帮子,如果仅仅因为他要点材料费就让那些人都来封红包,都会骂他多事的。

  “别,这装修就当八哥我给你的贺礼吧”陈天燕妥协。

  “哟,肃哥,睡醒啦?这是我八哥,来给我的门脸弄装修的;我说肃哥,你这网吧可是高新科技,怎地弄的跟旁边的录像厅一样?也不给捯饬捯饬?”陈天星看网吧老板打着哈欠从网吧里出来,就笑呵呵的介绍道,顺手给陈天燕拉拉生意。

  “我可没那么多闲钱,你八哥?天燕广告的老板?上个月我跟肖佳武喝酒的时候不就有你吗?嘿,十七?你不会是放鹰台的主人吧?”王肃打量陈天燕问道。

  “是你啊,你是老肖的同学吧?咱们是一起喝过酒,你还差点把他给灌醉了呢?你是开网吧的吧?就在这儿?这又胖了点,我差点认不出来了”陈天燕打量一下就笑道。

  要不说这世界怎么就这么小呢?这么一拐弯,王肃居然跟陈十七有了交集,陈天星就笑道“什么放鹰台主人?我是在哪儿住着,肖哥我也认识,他在背后是怎么埋汰我的?”

  “他说是给你打工来着,来来,给我一个锅盔,我还没吃午饭呢?进来我屋子里聊,晚上别走了啊?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去”王肃就大方的说道。

  “给弄点烤串,咱们现在就可以喝啊?”陈天燕也笑道。

  “行啊,老付,给我们烤五个鸡腿五个鸡翅二十串羊肉十串大腰子,烤熟了叫我一声”陈天星就吩咐首义区的县丞现在的勤杂人员付天翔烤起串来。

  “难道十七大方一回啊?我这是沾了王老板的光了”陈天燕就嘲讽陈十七,刚才可是想一个锅盔抵装潢费来着,根本就没提烧烤。

  “什么老板?跟你们比我这就是一个地摊,而且还是靠老肖支持我才把摊子支起来的,上个月我才把欠他的十万机器钱给还完呢?”王肃摆手谦虚说道。

  “我记得你开业才两个多月,这每月的利润这么高?”陈天燕进了网吧狐疑的打量着这一百多平米的网吧,不过二十几台电脑,但每台都是有人的,还有不少学生围着电脑大呼小叫的。

  “你这乡里来的老土,这是高科技,这儿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爆满的,这是人歇机器不歇,白天轮轴赚,晚上还有包夜的,嘿嘿,现在的大学生啊?这大白天的居然还看哪种片子?”陈天星也打量一番,然后呵呵直乐。

  “哪种片子?哦,光衣服打架的啊?你这不是网吧吗?有这种电影看?”陈天燕也惊奇问道。

  “不靠这个怎么能吸引到人来?有自己拷的,也有人自己带碟片来的,我都烦死了,这机器可是经常中毒”王肃摇头叹气。

  “那是,如果没有小电影,你可玩不过隔壁的录像厅,我说你弄这一手估计也快把录像厅给玩死了,你这白天里是十块钱一小时,晚上十二点包夜到八点是二十,比隔壁贵不了多少啊?你这如果多些电脑就真能把录像厅给弄关门了”陈天星就给王肃算起账来。

  王肃从收银台后面搬出一箱啤酒,又问道“整点白的不?我这儿有白云边黄鹤楼和陈庄劲酒,陈庄劲酒是你们哪儿的吧?我记得老肖说你们都是红山陈庄的”

  “嗯,我们都是那个土匪窝子出来的,就弄啤酒吧”陈天星随口说道,他最近对啤酒有了点兴趣。

  “那你们可得罩着我点啊?我这儿也经常有油大鬼来揩油,我这儿太简陋了”王肃就扯几张凳子过来,又弄张小桌子。

  “可以了,好歹你这儿避风,十七哪儿还是个风口呢?”陈天燕就对比屋里屋外说道。

  “他那儿是条件艰苦点,但他赚钱啊?昨天我估摸着你的毛收入有两三千了吧?”王肃就给陈天星算账。

  “我们可是有七八人忙着呢?平均下来就不多了;再说了这两天是周末学生娃都出来玩才有点人气,你看明天周一上课后就没人了”陈天星冷静分分析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