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读心术

作者:寂寞观鱼更新时间:2018-12-22 09:55:30
  项南心系梦蝶,也没心思跟风云闲聊太久,便将眼神看向了梦蝶。

  那风云也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算了,让她自己慢慢消化吧。”

  说着,风云握住了梦蝶的手,但罕见的,这一次梦蝶没有热情的回应,她仍是低头不语。

  “先去见长老么?走吧。”风云对项南打招呼道。

  项南又看了梦蝶一眼,道:“明天吧。”

  “嗯,也行,看你的时间。”风云道:“来,兄弟们重聚,再喝一会子。”

  项南本是准备今天去见四大种族的长老们呢,但看见梦蝶情况不对,便推迟了这个计划。

  一群人喝的都不是很尽兴,酒席宴间,梦蝶始终如死人一般,这更让项南惴惴不安。

  终于到了晚,等大家都休息了。

  月朗星稀,项南拎着一壶酒,敲响了梦蝶的房门。

  里面,传来梦蝶淡淡的,已经没有多少人情色彩的声音,道:“回吧,我没心情见客。”

  项南笑了笑,在门外道:“梦蝶姑娘有心事么?我是这龙谷少有的人类之一,不妨跟我说说。”

  梦蝶的声音很平淡:“与你说,无用。”

  梦蝶这个热情的姑娘,真的很少有如此冷漠的时候。

  项南越发觉得情况不对,便道:“过些日子,我要去六皇世界走一趟,兴许再也回不来了,这算是我与梦蝶姑娘的最后一面吧,请赏个脸。”

  房间内传来了一声叹息,道:“进来吧。”

  项南提着酒壶进去,那梦蝶坐在桌前,双目低垂,一点神采都没有。

  若是往常,她铁定好的询问项南,去见什么人,为什么回不来了,但今天梦蝶一点兴趣都没有,根本不问。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呢?

  梦蝶不说,项南也不好直眉瞪眼一个劲儿的去追问。

  他只是自顾自的喝酒,眼睛一直看着梦蝶。

  许久之后,那梦蝶叹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是能让一个人心死的条件么?”

  项南摇头。

  梦蝶道:“是另一个,被你穿肠挂肚,心系梦回的人,也死了。”

  项南道:“梦蝶姑娘,指的可是那个叫项南的人?”

  项南一下子猜出来了。

  梦蝶听到项南二字时,眼睛突然变得更暗淡了,更是趴在桌嘤嘤哭了起来。

  项南道:“你说,那个叫项南的人,死了?”

  梦蝶哭了半天,才哽咽道:“前些日子,从六皇世界的妖族有人来过龙谷,送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项南被整个六皇世界的人追杀,或许已经死了,他没可能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

  项南宽慰道:“见到项南尸体了?”

  梦蝶摇头。

  项南又问:“有人亲眼看到项南死了?”

  梦蝶还是摇头。

  项南道:“你了解的项南,是这么一个容易死的人么。”

  梦蝶依然摇头,她道:“但,在那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有机会活下来。”

  项南道:“如果你相信他可以,他可以,正好这次我要去六皇世界,万一我遇到了你说的那个项南呢?”

  “你有没有话要对他说,我可以帮你转达。”

  梦蝶不语。

  项南道:“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呢。”

  梦蝶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真的能见到他,如果他真的还没死,请你告诉他,让他来龙谷找我,我真的很想念他。”

  “如果他不方便,你告诉我他的位置,我自己去找他也行。”

  “我什么都不求,只求看他一眼,我也满足了。”

  项南道:“你爱着风云,心想着项南,梦蝶姑娘,有句话我不知道合不合适说出来,但我觉得,你这样做,真的不合适。”

  梦蝶瞪了项南一眼,道:“你懂什么!我和风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项南道:“哦?”

  梦蝶凄苦道:“我师傅很小的时候,被妖族捡到,并收养长大,她所学的那一身邪龙功法,是来自于北冥妖族,而她成年之后,才去了六皇世界闯荡。”

  “所以我师傅才能把我送来龙谷,北冥妖族的领地,而风云大哥,也是从小被我师傅当弟弟一样照顾大的。”

  “我刚来龙谷的时候,遇到很多妖族男子的追求,烦不胜烦,风云大哥才想出一个妙计,让我们二人佯装恋人,我们两个本来情同兄妹,这装起来,自然也更像了。”

  “额……”项南怔了半天,才道:“那我次离开的时候,祝你们百年好合,你们还都笑的那么开心呢。”

  梦蝶气道:“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嗯?傻不傻!”

  “正因为是假的,所以才觉得有趣,才忍不住笑了。”

  项南恍然大悟:“闹了半天是这样啊,唉,你们可太厉害了,几乎骗过了所有人。”

  梦蝶盯着项南的眼睛,道:“你觉得,一个人心里日日夜夜想着另一个人,还有可能爱别人么?”

  “你们能够被骗,只是因为你们不懂爱情。”

  项南若有所思,道:“受教了。”

  他很有冲动,立刻告诉梦蝶,自己是项南。

  但想到自己也许会死在白家,再也回不来了,也便将这想法咽了回去。

  何必,要让她伤心两次呢。

  项南安慰道:“你放心,如果我遇到他,我一定转达,我相信他会来看你的,你这么思念着他,他也一定如此思念着你。”

  梦蝶破涕为笑,道:“我才不信,那家伙很招女人喜欢,指不定被哪个狐狸精给迷的丢了魂儿呢。”

  项南还是第一次听梦蝶这么说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项南安慰人的功夫,实在算不有多高明,甚至可以说是很笨拙。

  可梦蝶笑了,那并不是因为项南的语言技巧有多好,最真正的因素是,项南把“项南”当成一个活人,来和梦蝶聊天的。

  在所有人都认为,项南绝不可能还活着的时候,现在这个眼前的项南,却直接跳过这一个环节,用“项南”还活着作为既定的现实。

  这种方法,让梦蝶也隐隐的觉得,似乎项南是活着的,他有一天会来找自己。

  “你说话算数么。”梦蝶问。

  项南郑重点头,道:“如果,他还能活下来,他一定能来找你。”

  项南自己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活着回来,但只要还活着,一定回来。

  “糟了!”

  猛然间,项南一拍脑门儿。

  梦蝶忙问:“怎么了?”

  项南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曾经和一个女人的约定而已。”

  梦蝶笑道:“看来你也是个情种啊。”

  项南想起来的不是别人,而是黄埔如嫣。

  钢铁大路,有一天晚,项南去给黄埔如嫣买荷叶烧鸡。

  那时黄埔如嫣让项南做出了一个承诺。

  倘若有朝一日,项南重新考虑接受爱情了,考虑再次相信爱情了,他必须要告诉黄埔如嫣,并且,让黄埔如嫣能够公平的与其他女人竞争。

  项南此时突然想起来,顿觉头痛无。

  自己的明天在哪,还看不到呢。却又出来了这么多麻烦事儿,爱情真的很麻烦啊。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四处闯荡的日子,更逍遥快活一些。

  “你想的,是另一个女人吧!你一定有一个喜欢的女人,但你现在想的,不是你喜欢的女人!”

  梦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她捂嘴偷笑,她眼珠子很贼!

  项南尴尬道:“你……你这,看的够清楚的。”

  女人太可怕了!她们会!读!心!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