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八十二章 价值(三)

作者:螃蟹慢爬更新时间:2018-04-10 19:41:06
  于玲望着眼前的大妖,回忆着记忆中的画面和声音,犹豫地问道:

  “你是.......族长?”

  那中年男子模样的大妖点头说道:

  “你果然没有忘记!没错,我就是鸣蛇一族如今的族长寒离。我收到重鸣鸟一族的消息,便匆匆启程赶来,果然在这里找到了你!”

  一边说着,自称寒离的大妖一边不停打量着于玲赞叹道:

  “从小就天赋神通,破壳五个月就能化作人形!被压制妖力十八年无法修行,竟然能够自行增长到凶境实力!竟然还获得了神器的认可!此等资质和机缘,为所未闻!苍天赐降,苍天赐降!你果然是我鸣蛇一族的希望!”

  寒离的眼中满是激动,如同眼前的于玲是旷世奇珍。

  其余的五名凶境妖族,也纷纷面色惊喜,望向于玲的眼中充满了惊羡和仰望。

  于玲却咬着嘴唇,垂头不语。

  她不愿意接受自己是妖的事实,然而为了能讨江远欢心,她还是选择与鸣蛇一族接触。

  而眼前的族人和族长,当初他们面对自己身上邪魔诅咒时的选择,令人心寒。

  这也才导致了自己的亲身父母选择将自己送出,并且去迎战邪魔,最后双双身死。

  她真心不愿面对这么一帮族人,但是为了能让江远看重自己,她不得不压着头皮来面对。

  寒离似乎看出于玲想法,他有些尴尬地说道:

  “依晴,当初的事情.......还请容我与你细说。”

  说到这里,寒离斜眼扫向江远:

  “你可以走了,我们鸣蛇一族有自己的事情要谈。整座宅院之内,不许任何人靠近!”

  他的语气蛮横,如同在下达不容置疑的命令。

  江远眼神一厉:

  “这是我家。我是主人,而你们是客人!”

  寒离冷哼一声,似乎对于这个说法完全不屑。

  而其余五名妖族,纷纷不善地望向江远,他们气息涌动,似乎不介意随时出手。

  于玲见状大惊,急忙持剑护在江远身前,冲着一众族人冷声喝道:

  “谁敢对公子无礼!”

  五名凶境妖族纷纷面色诧异,浑身的气势不由得收了起来。

  寒离也错愕地说道:

  “依晴,他是........”

  他此时才意识到,于玲和眼前这名男子,似乎关系不一般。

  于玲犹豫地望了江远一眼,然后开口说道:

  “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想要托付终身的人!无论谁对他不敬,我决不轻饶!”

  一时之间,寒离和其余五名妖族的脸色都不太自然。

  他们面面相觑,对于于玲的这个说法难以接受。

  江远却心中一动,这些妖族似乎对于玲十分看重,并且它们个个实力不凡。

  如今江远所面临的困境,如果能够拉拢它们的话,无疑会成为一支巨大的助力。

  当即江远哈哈一笑,伸手按在了于玲持剑的手上:

  “于玲,它们都是你的族人,何必兵戎相见?把剑收起来吧。”

  于玲听到江远的话,这才把幻矖剑收回鞘内。

  一帮妖族见到这一幕,眼中更是惊异,完全没想到于玲竟然会对这个男子如此顺从。

  江远走上前来,冲寒离开口说道:

  “我与于玲.......是依晴相爱已久,我们感情之深厚,旁人无法猜度。甚至我们都已经有了私定终身的打算,既然你们是于.......依晴的族人,那么也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见外。”

  寒离和其余五名妖族,听到江远的话后满目惊诧,纷纷望向了于玲。

  于玲却眼中尽是惊喜,她不敢置信地轻声问道:

  “公子,这是.......真的?!”

  江远的话让于玲瞬间兴奋无比,她选择与鸣蛇一族接触,终于换来了回报。

  公子对她的态度极度好转,这让于玲只觉得自己掉进了蜜罐里,他竟然说和自己已经相爱!还说,要私定终身!!!这让于玲只觉得自己如同是在做梦一般。

  于玲的表情和语气,已经告诉了一众妖族答案。

  寒离脸色不太好看,似乎在沉思。而其余妖族则低声私语,交谈纷纷。

  江远则招来一名下人,吩咐下人让江府之中所有人都离开。

  下人听命离去,没一会的功夫江府之中起了一阵骚动,然后很快又彻底平息变得寂静一片,显然所有人都已经按照江远的要求离开了偌大的江府。

  江远笑道:

  “寒离族长,人我都已经清空了。”

  话虽说着,但是江远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打算。

  他很想拉拢这帮大妖,也不能让它们拐走于玲。

  以寒离对于玲的看重程度来看,它们与自己动手的可能性不太大。

  但是如果真的动手,现在又是白天,江远无法依靠幽之形态,即便很可能打不过,但是江远也不惧。

  于玲与自己近在咫尺,实在不行以她作为胁迫,定能让这帮妖族投鼠忌器。

  这个时候,只听寒离对于玲沉声说道:

  “依晴,我们对这个人并不信任!”

  于玲则坚定地回答:

  “你们不信任公子,我绝不会信任你们!”

  寒离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越发难看。

  它乃是鸣蛇一族族长,又兼族中殁境大妖里第一高手,大权在握。

  若是换做别的族人,谁敢对它如此说话。

  也只有依晴,能让寒离不得不压抑架子和威严。

  气氛一时间凝固下来,变得有些压抑和尴尬。

  到了最后,还是寒离选择了退让,他不悦地对江远说道:

  “你就在一旁听着吧。”

  江远摊开手咧嘴一笑,目标已经达成。

  寒离和一族妖族不满地瞪了江远一眼,但是碍于于玲,也只能作罢。

  只见寒离在客堂之中缓缓踱步,组织了半天语言,终于说到:

  “依晴,我们的族人,我当初作出的决定实在是.......迫不得已。当年我们鸣蛇一族,根本无法有效克制邪魔诅咒,为了众多族人的安危,我不得不作出那个决定.......可是谁想到你的父母......哎,之后我也一直十分后悔,这十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

  于玲咬了咬牙,打断道:

  “既然当初选择放弃我,那么此时又来找我干嘛?”

  寒离犹豫了一下,坦然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找到了能一定程度压制邪魔诅咒的办法,最重要的是,你得到了神器的认可!这片天地本该是我们妖族的天地,为何却被人族后来居上占据?除了上古的一些原因之外,那就是因为人族更容易得到神器认可,而妖族却极难。

  得到了神器认可,只需献祭足够,便能不惧邪魔诅咒!你天资绝艳,又能让神器认可,如此资质和机缘,只需稍加时日,你定能成为一代妖王!你是我们的希望,就连我的族长之位,也将为你而留,你注定要带领我们鸣蛇一族重现辉煌!”

  说道最后,寒离语气慷慨激昂,就连其余妖族也都纷纷面色激动。

  于玲却显得十分冷静,她平声问道:

  “那是不是如果我不能获得神器认可,你们永远也不会来找我?”

  一众妖族对视一眼,不由得垂下了头。

  寒离目光下垂,如实回答道:

  “是。”

  于玲摇着头一阵苦笑,这样的族人,有害则抛弃自己,有利则趋之若鹜.......可笑!

  她可以想象到自己亲身父母,当时面对这些冷漠的族人,是如何无助、愤怒和绝望,以至于导致他们前去面对强敌,最终身死。

  于玲呵呵笑了两声,充满嘲讽和蔑视:

  “我不会和你们——”

  “于玲!”江远这时突然沉声打断,他眼神严厉,“都是一家人,不要说无用的话!”

  于玲曾向江远讲述过自己的身世,江远也大致明白于玲此时的心情。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是如今江远面对斐家和方家的复仇,必须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

  眼前的鸣蛇一族就展现在眼前的势力来看,拥有一名殁境强者,五名凶境强者,这样的实力一旦能帮助江远,那么除非方家和斐家倾动底蕴,否则江远也不怵。

  所以无论如何,江远可不能让于玲和鸣蛇一族在这个时候翻脸。

  当即江远上前一步,来到于玲面前直视着她的双眼,压低声音说道:

  “于玲,听话。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大家着想!”

  于玲抬起头怔怔地望向江远,她明白了江远意思。

  咬了咬红唇,于玲重新垂下头,不再说话。

  江远见到于玲这般模样,眼底才闪过满意,也算是终于将她稳定下来。

  一众妖族望向江远越发诧异,江远在依晴心中的重量再度超出这些妖族的想象。

  不过这样的分量,让妖族们不满之余,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毕竟有些话只要没有出口,没有说破,那么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寒离开口说道:

  “依晴,只要你愿意回归部族,担任下一任族长的继承者。你想要什么你尽管说,我鸣蛇一族倾尽全力也定将为你办到!即便......如果能以我的性命减轻你对我们的仇恨,我也会将自己的头颅双手奉上!”

  寒离话中尽是坦然,没有半分做作。

  作为鸣蛇一族的族长,寒离知晓自己肩上责任,如果真能如此,牺牲自己一人换取整个部族的兴盛,他对自己的性命亦会在所不惜。

  更何况,他对依晴一家三口,还有着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江远听到此处,焦急地望向于玲。

  到了于玲提条件的时候,自己的希望,就全在于玲身上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