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二十八章家门不幸

作者:草莓蛋黄派更新时间:2017-08-08 10:32:37
  这一声怒喝中气十足,一diǎn也不像女人所能喊出来,可是实际上却真的是女人喊出来,蒯瑜看到説话的女人,猛然一震,看着旁边罗韵。

  只能用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来形容的罗韵,再对比清纯俏丽,可爱动人的罗惜君,居然和眼前这个女人是亲戚,不管怎么看,两人不应该有血缘关系才对,绝对属于八辈子都搭不上关系那种。

  "奶奶你在説什么?”罗惜君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的问了一句。

  罗惜君的母亲李清芬飞快将罗惜君护在身后,整个大厅内的罗家中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蒯瑜一行人。

  蒯瑜很大气的坐在最后面的座位,独饮火龙酒来,旁边的翁水玲趁着蒯瑜刚刚倒了一杯,飞快抢过去,然后迎头喝下。

  “哇,辣辣!”

  翁水玲吐着xiǎo香舌不停的叫道。

  蒯瑜准备伸手抢回酒杯时,翁水玲飞快将酒杯送到蒯瑜面前,满脸希冀的説道:“大哥再来一杯。”

  蒯瑜翻了翻白眼,再拿出一个酒杯,都给满上。

  虽然翁水玲喝不出酒的好坏,可是火龙酒那强大的灵气对于修为有着明显的增长效果。

  "多年不见,xiǎo琴子你这算是忘本了吗?”罗韵不紧不慢的説道。

  而旁边的蒯瑜忍不住瞪大双眼,还真是姐妹,这个罗琴最少也有两百斤,整个人几乎是横着长,不到一米六高,却有两百斤可见多胖,而且满脸横肉,只能用面目狰狞来形容,与罗韵这个仙女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准备动手的罗琴愣了一下,很快那双几乎快眯起来的眼睛居然挤出两滴眼泪,猛地迈出一步:“大姐是你吗?”

  xiǎo琴子这个称呼,罗琴这辈子就罗韵有这么称呼过,当初同辈其他人敢这么称呼的人都被她才打扁了,而且那个声音尽管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听到,可是依旧那么的熟悉亲切。

  “你説呢?”罗韵説完,将脸上的面纱给拿下来,罗琴的身子猛然一震,向罗韵扑过去,在走的路上,甚至发出丝丝震动,让蒯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要有多重啊!

  “一百年了,一百年了,大姐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罗琴泣不成声,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罗韵看着满周围的晚辈,温柔的拍着罗琴的后背,其实就是在拍罗琴的肋骨,罗琴实在是太胖了,罗韵的手根本就伸不到后背这个位置。

  “这么多晚辈看着,你这个样子不太好吧!”罗韵安静的提醒了罗琴一句。

  罗琴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大姐一直这么冷静。

  “大姐我们去内堂説话,你们这些xiǎo崽子都给我规矩一diǎn。”

  罗琴説完就拉着罗韵进入内堂,可是罗韵却挥挥让蒯瑜两人跟过来。

  "大姐这两位是?”罗琴非常严肃的盯着蒯瑜看到,虽然看不出蒯瑜的修为深浅,但是蒯瑜的神魂却非常年轻,难道是大姐的孩子,有或者是弟子?

  罗韵难得脸红,xiǎo声説道:“那是你姐夫,另外那个是你姐夫的的妹妹。”

  “姐夫?!”罗琴忍不住瞪大双眼,虽然大多数修士大都没有在意彼此的年龄,可是向罗韵夫妻俩这样的,还是非常少见。

  在修士世界中,年龄较xiǎo一般都属于被包养的,以她先天境初期的修为还看不出罗韵的实力,罗韵的修为最少也是先天境后期,包养个比他xiǎo的男人也是很正常。

  想明白其中的关键,罗琴对于蒯瑜的态度就没有那么热情了,一个被包养的xiǎo白脸,还值不得她尊敬。

  在后院罗琴的房间里,罗韵与罗琴想聊甚欢,甚至忘记旁边的蒯瑜,直到族人十万火急跑过来,请罗琴出去主持大局。

  “济州城来人了。”

  “老公这diǎnxiǎo事情你去处理就好,我和我妹妹再聊下。”罗韵扭过头,温柔的説道。

  蒯瑜diǎndiǎn头,伸了一个懒腰,坐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女人聊天的世界男人是不会懂的。

  蒯瑜刚刚走到山dǐng大厅的门口,那些守在大厅门口的护卫赶紧打起了招呼。

  蒯瑜他们可是认识啊!是老祖宗姐姐的丈夫,虽然是个xiǎo白脸,可是对于他们这些下人来説,依旧是dǐng天的主。

  可以説,在这安怀县城罗府上,没有人不认识蒯瑜。

  “罗家人,我知道你们手上有北门贸易城的地契,拿出来吧!这事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整个安怀县城罗府少死几个人……”

  蒯瑜刚刚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大厅内传出一个声音来。

  听到这个声音后,蒯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他自然能听出这个声音是谁来,无非就是刚刚照明的李秀珍,而他説话的对象明显是罗府现在的族长,论辈分要叫蒯瑜声姨丈,因此,听到这个话后,蒯瑜停下了脚步。

  “我们罗家也只有这十家店铺的地契,再也没有了……”

  这时,罗惜君的父亲罗毅凯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已经妥协,咬紧牙拿出家族十家旺铺的地契,希望济州城的人能够适可而止。

  “呵呵……谁信呢?想当初罗家号称安怀县城第一家族,我不信就给你们只剩下这十家店铺的地契,你们应该知道北门贸易城的重要,现在关系到安怀县城罗府的生死存亡,你们这些完全不顾在座诸位的生死啊!其心可诛!”

  罗毅凯的话音刚刚落下,李成英便冷笑了一声説道。

  旁边的李秀珍连忙应是,这是他叔父,济州城第二位半步生死境,有他叔父在,就算其他主城派人来,也不敢太过强硬。

  “你们别欺人太甚了,我家大·奶奶已经回来,你别以为我们罗家怕你?”

  在李成英説完这话后,忍不可忍的罗惜君,气呼呼喊道。

  蒯瑜的神识,早就延伸到大厅。

  此时大厅中不少人,只是这些人一个个木然的坐着,好似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一样。

  这样蒯瑜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蒯瑜对于罗家其他的长老彻底心寒了,显然他们已经打算抛弃家族,投靠济州城。可不管怎么説,这些都是罗家几百年攒下来的基业,就算他们要投靠济州城,也不用将整个家族送给济州城。被外人这样质问他们的家主,这些人却无动于衷。

  蒯瑜此时的心里已经充满怒火,他最讨厌吃里扒外的人。

  “哼!什么大·奶奶,就你们二奶奶能不能打得赢我另説,那个大·奶奶最强有多强。”李秀珍肆无忌惮的説道,就算带罗惜君走的那个女人,就是罗家老祖宗,现在有他叔父在,他还用得着怕,李秀珍已经在考虑到时候怎么将罗惜君抓住,然后好好调教一番,让她知道忤逆他又什么后果。

  “交出地契,否则比试那天,我必将拿你们罗家祭旗,痛快diǎn,免得受皮肉之苦!”

  这时,李成英的声音再次传来。

  “地契,我们已经没有了!”

  罗毅凯闻言后,摇了摇头説道,他已经派人去请两位长辈出来,就算要给,也要罗琴diǎn头同意才行。

  “好,好,敬酒不吃吃罚酒,秀珍,先拿他们一家三口回去祭旗!”

  李成英闻言,顿时冷笑了一声,对着身后的李秀珍説道。

  “是,叔父!”

  听到李成英的话,李秀珍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要知道,他已经看上罗惜君已久,説是带回去祭旗,带回去后,到时候还不是他説的算。

  “既然这个罗毅凯不将诸位性命放在眼里,今日有谁愿意献出地契,谁就是新的罗家家主,甚至回去后,新的一家主的后辈可以成为老夫的真传弟子,否则,等待你们的就是被驱逐!“

  听到李秀珍的话,李成英双眼微微一眯,脸上浮现出一丝冷意,在大厅内扫了一圈説道。

  这……

  其他几个罗家长老的人闻言后,全都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有説话。

  李成英没有继续説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其实李成英打的什么算盘,这些人都是人精,岂会不知道李成英打的主意,而且在场的大多数长老都打算与罗家共存亡。

  等待许久,李成英脸色有些不耐烦起来。

  “哼!你们在説话以前自己考虑好后果!“

  看到这些人的样子后,李成英脸色一变,直接威胁道。

  不过,他此时顾不得这些,古汉城的势力越来越大,万一叛乱之火烧到济州城这里来,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李成英那么急着吞并安怀县城的原因,他们已经打算以安怀县城为桥头堡来对抗来势汹汹的古汉城。

  可惜李成英怎么也没有想到,古汉城已经被招安了,安贞更是临淄府新一任府主,别説是安怀县城了,就算济州城她也有权利过问。

  李成英的话一落,这些人包括罗毅凯脸色不由得大变。

  “这件事情,我接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后,一个老人开口説道。

  这人就是罗家现任的大长老,也是罗毅凯的亲叔叔,他已经做出抉择,他选择站在李成英那边。

  因为无论是怎么説也好,北门贸易城是保不住了,既然罗毅凯冥顽不灵,那这个家主就由他来做,反正他已经盯上家主之位很多年了,他相信投靠济州城后的罗家会过的更好,而且一直以来他都暗中与济州城有联系,这也是他最大的底气。

  “罗大长老,不,现在应该称呼为罗帐族长,带罗毅凯一家祭旗!”

  当这人説完后,目光看向罗毅凯他们,脸上露出一丝凶狠説道。

  杀死罗毅凯一家三口,不止是永除后患,还可以逼迫罗帐交投名状。

  “是!”

  这个罗帐説完,他身后两道人影站了起来,恭敬的答应了一声,脸上浮现了一丝狰狞向着罗毅凯一家人走去,大长老这一系被罗毅凯压制太久了,终于轮到他们崛起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