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47章 老板娘

作者:袖唐更新时间:2018-02-07 23:29:59
  第248章

  一切疑点都证明崔凝的二师兄极有可能早于所有人之前得知道观会遭难,而他出于某种原因,并没有提前告诉其他人。

  崔凝身在局中,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而魏潜在没有查清道明不得已的理由之前也不打算说破。魏潜能从崔凝平日的言语中听出,这个二师兄在她心目中如兄如父,贸然说出这一疑点,定会让她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直到天色擦黑都没有停下。

  魏潜冒雨把道观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般,大火焚烧,又时隔多年,已经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然而,当崔凝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满怀期待期待的问他有没有找到有用线索的时候,他沉默着点了头。

  这些年,崔凝虽然一直认真的做好每一件眼前事,但始终像活在梦里一般,直到今日重回道观才有了真实感,好像飘飘荡荡的游魂终于脚踏实地了。她心里莫名安定下来,哪怕这时候的痛苦更甚从前。

  “山下可有客栈?”魏潜是不在乎在这里将就一夜,可看崔凝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就心生不忍。

  道衍道,“以前有,现在就不知道了。”

  这里不近官道,又不是去哪个要地的必经之路,客栈开在这里显然不会有什么好生意,以前山脚下的小镇子上倒是有一个,但也快倒闭了,道衍多年未归,哪里知晓它还在不在。

  “我想把它带走。”崔凝指了指插在墙上的剑。

  “我试试吧。”道衍撸起袖子握住剑柄,运劲去拔。

  可惜那剑始终稳稳的在原处。按道理来说,当初道明能够用劲力插进去就肯定能够拔出来,只不过正如魏潜所言,里头可能是被机关卡住,想要把剑弄出来可不容易。

  崔凝抿了抿唇,“大师兄,算了吧,师傅说过万事莫强求。”

  她想,可能是物随主人吧,这把剑稳稳当当的插在这里,就如二师兄那天纵火时决绝的样子。

  道衍叹了口气,“好。”

  崔凝说的十分洒脱,可是魏潜分明看见她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三人个人冒雨下山,魏潜生的高大,那伞在他手里看上去小的可笑,可是与他共撑一伞的崔凝竟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湿。

  到了马车里,崔凝才发现他身上几乎湿透了。

  如今已经是入秋,山里入夜之后寒气更重,崔凝担忧道,“五哥,你别吹风了,让我大师兄赶车吧。”

  “看把你给操心的!”还沉浸悲痛的道衍顿时觉得更不好了,合着他这些年净是做牛做马了!

  道衍武功高强,做什么力气活都仿佛轻而易举,他长得不算高大,至少比道明就矮了大半个头,但是奈何道明生得文质彬彬,而他一看就是一把子力气的人,所以崔凝小时候就经常说“二师兄那个太重让大师兄来提”、“屋顶漏了等大师兄回来补”、“水缸里没水了等大师兄回来挑”……

  道衍怀疑,以前在崔凝心里头,他合该挑水浇园、耕地种田,而她二师兄就合适在家里给她扎扎小辫、讲讲故事。

  魏潜哪里能想到道衍一瞬间心理活动这么多,只是坐在车门处回头问崔凝,“冷不冷?”

  “不冷,五哥冷么?”崔凝摸摸他的手,觉着还算热乎。

  道衍这下真坐不下去了,“你进来吧,我去赶车,这里我比你熟。”

  魏潜想想也对,就不再客气,干脆应了,“也好。”

  山下距离镇子不过六七里路,只是雨天路途难行,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一片。

  时过境迁,可谁料想当年那个冷冷清清的小客栈竟然还没倒闭!连当年的桌椅都不曾换过几个。

  那老板娘望着上门来的三个人,激动的不能自已,“客人是吃饭打尖还是住店?”

  刚刚从破败的师门出来,道衍本就心情不大顺畅,一听她不过脑子的问话顿时更毛躁,“这黑灯瞎火的打什么尖,住店住店!三间客房。”

  “咳,那个……”老板娘面露难色,“房间嘛肯定多得是,只是被褥不够,要不客官委屈委屈挤一挤?”

  “有几床被子?”道衍问。

  老板娘见他凶神恶煞的模样,颤巍巍的竖起两根指头,“只是今夜里下雨,必定冷的很,盖一床怕是不够。”

  道衍怒道,“你意思是叫我们三人挤一个被筒?!看不见还有个小姑娘吗?”

  老板娘难得遇到有客人上门,一腔无处使得热情总算有发挥的余地,她笑的很是爽朗,“这也不难办,小姑娘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如与我那处挤挤?”

  崔凝见老板娘不过三十上下,风华正茂,也不涂脂抹粉,浑身收拾的干净利索,一张清清秀秀的脸显得十分面善,心里便生不出什么恶感,“要不我与她挤一晚上?”

  魏潜问老板娘,“可有炉火?”

  老板娘忙点头,“有的有的,只是炭不太好,容易冒黑烟。”

  “那不必麻烦掌柜了,有劳准备被褥和炭火,一间客房。”魏潜并不放心把崔凝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半夜睡着时肯定毫无防备,“大师兄觉得呢?”

  道衍对这些向来不挑剔,但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自然是赞同魏潜的做法,“你做主就好,我哪里都能睡一晚。”

  “那行!”老板娘很是痛快的应了一声,在前头领着他们去了一间房中。

  房间不大但是家具齐全,看上去也颇为干净。

  待那老板娘去准备东西,道衍就开始教育崔凝,“还做官呢,出门在外都不带个心眼!这老板娘一个女人独自守住了一家店,能是个简单人吗?”

  “我瞧着她有些面善。”崔凝小声道。

  道衍恨铁不成钢,“人心隔肚皮你懂不懂?”

  “不是,大师兄,你不觉得她很眼熟吗?像是……那个……追着二师兄跑的那个红粉知己。”崔凝只是对这件事情记忆深刻,但是女子具体的模样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是刚刚乍一见那个老板娘,突然想起此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