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73章负荆请罪!(13)

作者:陈小草l更新时间:2017-12-08 17:26:43
  目视着常源一跟马云斌坐入宾利扬长而去。

  南国山庄外。

  杜天聪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眼中,愤恨之色一点一点地在燃烧着。

  羞辱,常源一这摆明着就是在羞辱他!

  可他却也知道,即便常源一再肆无忌惮地羞辱他,那他都得忍着!

  即将从市政府一把手跳跃到市委一把手的父亲,虽然从一线退下但桃李满天下能量仍然无限的爷爷,再有一个在西南军区挂着第一政委的外公,就这种身份背景的常公子绝对不是他能记恨招惹的,这点他无比清楚!

  “权钱权钱,权永远都他妈压在钱之上!这个狗-娘-养的世道!”

  宾利早已离去,可杜天聪的目光仍还停留在宾利离去的方向,他面目狰狞地咬牙低吼起来。

  “杜-杜少!”杜天聪的身后,那几个从上海跟过来的富二代在目睹经过之后颤巍巍地哆嗦喊道。

  生怕杜天聪的怒火波及到他们身上去。

  “我没事,这算啥?人生路还长,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一语双关,似乎在说着自己,又似乎在说着常源一。

  伸手揉了揉脸。

  杜天聪回过身,面无表情地淡道,“都别被我影响了心情,进去吃饭吧!”

  ————-

  金陵大酒店。

  只对金陵顶级权贵开放的贵宾k房里。

  几名现如今最当红的女明星齐聚一堂。

  “小颖,真羡慕你!”

  关彤自嘲一笑,灌下杯中的红酒后,看着准备离去的赵颖道。

  对此,赵颖无言以对。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能说什么。

  明知这是火坑,但是她却不得不踏进去。

  可这才踏进去,一个电话又把她抽离了出去,到现在她都还是懵懵的不知怎么回事。

  “彤彤,至于吗?这一天从入行那天开始,咱们就该预料到了!咱们虽然珠光宝气看似高高在上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女神,但这只不过是对那些普通的粉丝而言罢了!在那些权贵眼里,咱们算什么?说难听点就是玩具!可这有什么办法?保贞洁断星途?别说是你我,放眼整个娱乐圈,能找出几个这种大无畏精神的来?再有,这次的角儿是金陵的天字号大少,据说背景吓人,如果有了他的庇护,那咱们以后也算是能安生了!总好过被那些大腹便便的地中海糟蹋吧!”另一名红得发紫的女星无奈地摇头道。

  虽然这话说得很不堪入耳。

  但却不得不承认句句在理!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其实我们大可不来的,但后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被封杀被雪藏,星途就此终结,呵呵!所以说在命运的分岔路口上,咱们都还是不能免俗地选择了荣华富贵!都收敛收敛自己的心情吧,别让那些大少见到咱们委屈的一面!”掐灭手中的女士香烟,这名女星捋了一把波浪长发,吹着烟气讥笑道。

  “嫣儿,彤彤可跟我们不同,咱们单着呢,还不必背着那份罪恶感,可彤彤才刚跟陆爷公诸于世呢,这种情况下哪能把心态放淡然呢!”那名跟关彤并不对付的女星阴阳怪气地讽笑起来。

  对她来说,陪酒陪玩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她早就认命了!

  舍不得头上的光环,舍不得现在的生活,那就必须得承受这种代价!

  人生并不仅仅只是努力便能成功,无数比你更有天资比你更加勤奋努力的人为什么只能跟在你身后吃着尾气?在娱乐圈中,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

  “你-!”听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看似孱弱的关彤马上拍案而起。

  那名出言讽刺的女星似乎也意识到说得有些过了。

  当下轻哼一声走向了点歌台。

  “那个,我-我!”向来都不轻易得罪人也不会跟同行置气的赵颖在这种情势下咬了咬唇,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主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颖,别管我们了,赶紧走吧!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能抽身的,但我敢肯定,你以后的星途绝对不会在规则的旋涡中坎坷了!好好把握住机会!”一名年纪相较之下是为最大的女星艳羡着道。

  “嗯,那我先走了!”

  咬咬唇,赵颖不至于傻到讲义气来共这种患难。

  一声说罢站起身拎起包带上眼睛遮起口罩往外走了出去。

  啪嗒。

  包间的门一被赵颖带上。

  正好就迎着常源一跟马云斌走了过来。

  “赵颖?”常源一挑眉道。

  “嗯!”低着头的赵颖慌乱起来,甚至是有些后悔走得迟了。

  “没事,别怕!你的身后有一尊大神罩着你了!以后安心走你的星途可以了!其他的都无需多想!没人再能逼得了你干什么!”

  下意识地伸出手准备拍拍赵颖的臂膀,可冷不丁地想起这赵颖同学绝对是跟秦爷有奸-情,那伸到一半的手在苦笑中顿下,扔下这么一句话,马云斌率先推门而入。

  大神?

  背后有大神在罩着?

  听着马云斌这声意味深长的话儿。

  赵颖彻底懵愣下来!

  她的朋友圈中有多少猛人她还不清楚吗?

  这猛到能让金陵的顶级大少都不敢动弹她的,这又得是到了哪个位面的神圣?

  赵颖百思不得其解,始终都无从想出丝毫关联来!

  然而在繁华闹市的人生百态中。

  本应静谧的金陵大学宿舍区随着夜色的越发加深涌起了一阵阵的骚动来!

  两颗饶是在校园路灯下都仍然无法掩盖住铮亮锋芒的脑袋夺人眼球。

  只见这两名光头一人背着一捆荆棘在背上。

  脸上没有因为被围观而露出羞耻之态,反倒是满满的紧张惶恐。

  一步一步抬着那彷如千斤重的双腿朝着男生c栋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我草!负荆请罪吗这是?”

  “哎哟妈呀,这是要干嘛去?”

  “这雕龙刻凤的社会人来校园负荆请罪?这是在拍戏还是艺术行为?”

  “凌乱了我的这个脑子!奔哪位大神去的?”

  “咦,那不是道上的光头兄弟吗?”

  金陵本地的学生最终还是有人认出了光头兄弟,当下随着你传我我传你,围观中一阵阵的惊呼声连绵响起。

  道上的大哥负荆入校园?

  尼玛这到底咋了?

  “哥,咱们真要这样吗?”光头身边,向来好面儿的他弟听着周边那阵阵呼声跟无数手机的拍录,都他妈快哭了。

  这回丢人怕是要丢遍全国了!

  “你是怕丢人还是怕死?草你-!”一声草尼玛的被光头在最后时候忍了回去,接着道,“要不是你,老子至于沦落到这地步吗?你的账等这事了了我他妈再慢慢跟你算!”

  光头愤恨地压着声音斥罢,双脚的速度提了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